百文择 > 都市小说 > 妖尊复仇记 > 第十八章 紫桑程家(9)
    那时爹爹与娘亲的面容在她的醉眼中无比清晰,爹依旧还是那么温柔俊朗,娘也如从前般爽利美艳,全然不见后来那副悲戚苍白的模样。

    那是一场她做了多年的美梦,就如同在阳光下洋溢而飞的细小泡沫,虽然足够美好却终是一场虚幻。

    眼瞧着程清歌那副魔怔恍惚的样子,玉无裳实在心有不忍,想了想便又猜测道:“当然了,或许还有另一种可能。”

    程清歌求救似的抬眼看她,急急的道:“姑娘请说!”任谁也不想忘了自己的亲娘,想来他也不例外。

    “凡人的记忆本就如同一卷白纸一样干净无物,从出生起,这卷白纸上便开始一一书写他的生平。自然,这样的生平卷记是以自己为第一视角而写,要比寻常的人物撰记繁琐复杂上千倍。”玉无裳斟酌着道:“是而有时候觉得忘了什么东西也属正常,毕竟人的精力有限,记忆白纸上能书写的东西便也有限。可是似母亲这样重要的存在在十数年后便忘得连长相都记不清了,这也不大合理。”

    她抬眼细细的打量了程清歌一番,忽得道:“这种可能,便是旁人在你的身上施加了什么法器,锁住了你的记忆。”

    原本程清歌被她打量得便浑身发毛,但只听了她的话,顿时便身子一僵,神色也不可避免的十分僵硬。

    若真是这样,有人想让他将他的母亲淡忘,那么势必是有什么隐情在其中。而那白沁柔的死,便也就因此由简单病逝而变得扑朔迷离了。

    原来只是两方交易,玉无裳帮他召回醉雪的魂魄,他便给她一件由神寂岛而来沾染了些微灵气的物件。此等交易公平又公开,倒是一目了然。

    但在看了半天的记忆之后,倒是由此牵扯出了有关他母亲逝世的事情,若是做成,倒是得再加些筹码,方才显得公平了。

    玉无裳边在心中暗暗的打着小算盘,边倒也对此产生了些兴趣。

    从前她一个人在神寂岛时,整日里也无甚事情可做,便总是自己捣鼓些仙灵法器,虽说也无人欣赏,但总有花间灵树浅滩游鱼对她大声称赞,倒是令她愈来愈有兴趣,所做之物便也就愈加多了。

    除却那些捧场的朋友们都人手一件之外,还有许多都散落在神寂岛上,想来百年前众世家打上门时,定然也捡去了些。

    这些自然都是白话,但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对这些奇奇怪怪的法器的兴趣,倒是不减当初。

    所以她才用那样略带着些兴致与好奇的眼神望着程清歌,让他不由只觉浑身都不太自在。

    “这你便要想好了,毕竟你母亲逝世已然多年,你此时想要做的,也只是召回醉雪姑娘的魂魄而已。”玉无裳瞧他脸色实在是不好,便也只得收一收自己的心性,耐心与他分析道:“虽然你的记忆不全,但若是让我在其中找寻醉雪姑娘的魂魄,这也不算太难。不然,便将你母亲的事情放一放,先办完了这事儿再说?”

    既然她都这么说了,程清歌到底也不是钻牛角尖的人,略想了想,便点头同意了。

    于是玉无裳伸指在他的额头轻轻一点,自己微阖上了双眼,直接将食指连通了他的神识,探入了他那层最为宝贵的记忆之中。

    既然他与醉雪是真心相爱,那么醉雪的魂魄如若不在人间飘零的话,便绝对还停留在当初那最为美好的地方。

    她心性果断干脆,既有那七八分的把握,便定然要用十分的力气去尽力一试。

    这一试自然就成功了,毕竟那醉雪原本只是个普通的柔弱女子,死后那点儿灵力也微弱的很,几乎没有半点儿反抗之力。

    当然了,也正是因着她灵力微弱,这才让玉无裳聚精会神的好一通翻找,才堪堪找出了她的踪影。

    就如同翠珑一般,刚刚从程清歌的记忆中被拉出来的醉雪,那周身浅淡的几乎快要透明了。若不是玉无裳有先见之明早已摘下一颗珠玉将其护住,恐怕她才一见这青天白日,立时便要魂飞魄散了。

    她虽然已身死,但灵魂还很周全。若是她愿意的话,此时早已轮回转世,再世为人了。但她却躲在一片荒芜的记忆中不肯离去也不肯现身,这事儿的蹊跷之处,绝对不低于白沁柔那桩事了。

    程清歌虽承受了记忆被抽离的痛苦,就在玉无裳的指尖离开他的额头时,他已然又出了一身的冷汗。

    但就在他迫不及待的睁开双眼,四下搜寻自己心心念念的那个女子的身影时,玉无裳却忽得只觉,刚刚那些让常人难以忍受的痛楚,于他而言应该不算什么。

    此时在这间小小的屋子里,本是一眼便能望尽四处角落,但只见程清歌神情怔仲,便想往一处墙角边走去。

    就在那个放置了一个小小花几的角落里,静静地站着一只半透明状的女鬼。

    那女鬼想来是不愿见生人,便将正面对着墙壁,只给了他们一个模糊不清的背影。

    程清歌乍然一见了她,这心中顿时便只觉绞痛不已,眼眶也早已湿热一片,他望向玉无裳时,那泪流满面倒叫玉无裳吃了一惊。

    只见他那清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