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文择 > 女生小说 > 春风不及你深情 > 第137章 遗嘱
    我手里的伞早已在慌乱中掉落,瓢泼的大雨兜头淋下,我却感觉不到冷。相反,滚烫的温度从后背一直蔓延到四肢百骸,烧得我一张脸通红。

    “还好吗?”姜越问。

    怕自己的声音被大雨压过,他低下头,双唇几乎贴上了我的耳廓。

    眼角的余光瞥见他骤然靠近的脸,我吓了一大跳,连忙往旁边跨出一步。

    姜越环在我腰间的手顺势松开。

    “我没事。”我话音不稳,幸好环境嘈杂听得不太清晰。

    “那就好。”姜越将收回的手重新插入裤兜,站直了身体,一脸漠然地看着远方。

    我不敢再看他一眼,下了两级台阶,捡回孤零零落在地上的伞。

    之后我俩一路无言。

    我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脚下,脑袋垂得低低的,只能看见他那双沾了泥水不再光亮的皮鞋。

    到了山下,我环视了一周,都没能找到第二辆车。

    像是看出了我的疑惑,姜越说:“我的车停在另外一边。”

    西子山墓园共有东、西两个门,分别位于山的东、西两边。我爸的墓在山的东面,我们自然是从东门进来,姜越要去西边,得绕一个很大的圈子。

    这么大的雨,他要走过去,估计不太方便。

    于是我说:“上车吧,我们捎你一程。”

    “不用。”姜越拒绝得很干脆,“我在这里等司机把车开过来也是一样。”

    ……哦,他也带了司机。

    不知怎的,我心里竟有点失落。

    “那……”我把手里的伞塞给他,“你慢慢等吧,我们先走了。”说完,不等他回应就钻进了车里。

    车内的温暖驱走了我身上的湿气和寒意,让我全身的毛孔张开,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我没忘记自己的“任务”,将那块脏兮兮的手帕还给了我妈。

    “掉到我爸坟前了,我刚上去就下起了雨,就弄脏了。”

    我妈一点儿也不介意,仔仔细细地摊开、叠好,然后塞进了自己的包里。

    “跟你一块儿下来那人是谁?姜越?”她忽然问我。

    我刚合上眼,准备补个眠,被她吓得重新坐直了身体。

    外面雨那么大,光线也暗,我以为她没看出来的。

    “嗯。”我小声应道,“他过来祭拜我爸。”

    我妈并没有我想象中的激动,她很冷静地给出评价:“别的不说,小姜这个人,还是比你爸那两个兄弟有情义的。”

    一想到我爸那两个兄弟,我的头又开始疼了。

    “我爸的遗产……该怎么分配?”我问我妈。

    我现在很乐于“麻烦”我妈,不论大事小事,统统要问过她的意见。不为别的,我就想让她感觉到,我还不能够完全独立,很多时候都没有她不行——让她断了寻死的念头。

    “能怎么分配?你爷爷奶奶都不在了,你爸所有的东西都是咱们娘儿俩的。我过两天去找律师立个遗嘱,等我死了,再把我那一份都留给你,免得跟现在这样儿,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想钻空子来分一杯羹。”我妈冷哼一声,语气中充满了不屑。

    “那如果秦卿真被大堂姐他们说服了,来争遗产怎么办?打官司的话,她还是很有胜算的。”我最担心的就是这个。

    “她要争的话就来争呗!官司咱们陪她慢慢打,反正咬死了不认她是你爸的女儿。”我妈恨死了她,提到她的时候,表情都不自觉的变得狰狞。

    **

    秦卿果不其然地来争遗产了,却不是走的法律途径,而是用了她最擅长的舆论攻击。

    不知道是哪个营销号最先爆的料,说我爸死了,我大伯父和三叔都承认了秦卿的身份,我和我妈却死撑着不让她进门,我爸的遗产也一分没有分给她。

    之后,各个营销号争相转发,引来诸多秦卿粉丝和吃瓜网友对我们的疯狂辱骂。

    秦卿的悲惨身世在网上早就吸引了一波同情,大众舆论本就偏向她这一边,这回网友更是把我和我妈踩到了地心,甚至连我以前的“黑历史”都被他们翻了出来。还有许多人不分青红皂白的给林宇城一家洗地,说我人品太差,难怪前任婆婆冒着被人拆穿的风险也要接受媒体采访给我泼脏水。

    而我家小区门口也开始有媒体记者蹲守,只要我一出门,就逮着我问遗产分配的事。

    朋友们纷纷向我发来慰问,沈彤更是言简意赅:“要不要姐姐帮你做了秦卿?”

    她未婚夫是商界“大佬”,在s市的地位跟姜越差不多可以平起平坐,并不惧怕他。要封杀一个秦卿,虽然不会太容易,但也不是做不到。

    我跟沈彤未婚夫不熟,不好意思麻烦他。

    “暂时先放她一条生路吧。”我模仿着沈彤的语气,装作很厉害的回答。

    “行。你要想做了她,随时跟我说。”沈彤越发的像“大姐大”。

    我在沈彤面前表现得轻松,内心却十分焦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