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文择 > 女生小说 > 春风不及你深情 > 第286章 诊断失误
    我的脚步不由自主地停顿了一下,又因为害怕被他俩发现,下一秒迅速地拉着沈彤加快了速度。

    沈彤没看到他们,被我拉得有点懵。

    “怎么了?”

    “没事。”我摇摇头。

    要放在往常,沈彤肯定会追根究底,可这会儿,她只看了我一眼,便撇过了头去,什么都没说。

    这一次跟上次在y会所时一样,她点了一堆的酒——却没说要叫“牛郎”。

    她给自己倒满酒,闷头一口饮下去。

    虽然知道凭沈彤的酒量,这些都是小意思,但我仍有点慌。

    “你慢点儿。”我叮咛道。

    沈彤对此充耳不闻。

    几瓶酒下了肚,她的话匣子渐渐打开:“门当户对就那么重要吗?”

    “我们两个人的事情,他妈凭什么来指手画脚?”

    “干销售的女人就一定不纯洁么?”

    “也就她把她儿子当个宝!老娘才不稀罕呢!”

    她的双手激动地挥舞着,不小心碰到了茶几上的酒瓶。酒瓶滚落到地上,摔成了碎渣。

    我担心她伤到自己,赶忙出去叫服务员。

    可服务员没等到,倒等到了另一个“熟人”——

    几个油腻腻的中年男人结伴而来,每人怀里拥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

    我一眼扫过去,视线停留在那张与我相似的脸上再挪不开。

    居然是秦卿!

    可这种情况,其实也没必要用“居然”这个词。

    毕竟一切都在情理之中。

    只是我没想到自己会刚好撞上。

    秦卿也看到了我,但她立刻撇开了眼,脸上有些许的慌乱与局促。

    都能拉下脸去傍金主了,还怕别人看了笑话。

    她可真够矛盾的。

    这一群人从我们包房门口经过,拐了个弯,最后不见了踪影。

    服务员姗姗来迟,用最快的速度把包房里的玻璃渣都清扫干净。

    在这个过程当中,沈彤的酒杯空着的时间就没超过两秒。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不说,从她刚才的抱怨里,我也能猜出个大概。

    无非就是她未来婆婆嫌她家里不够有钱,工作性质复杂。

    沈彤有多爱那个男人,我都看在眼里。他们俩向来甜甜蜜蜜,我以为这桩婚事稳了,结果半路里又杀出了个程咬金。

    “你未婚夫什么态度?”我问。

    “他?”沈彤握着酒杯,露出一个惨淡的笑,“他上周就出差了,过两天才能回来。趁他不在,他妈特意过来找我,乱七八糟的话说了一堆,把我彻底贬得一文不值。呵。”

    话音刚落,她杯里剩下的酒又没了。

    这样的经历我也有过,最终的结果……并不美好。

    我不想打击她,干脆什么都没有提。

    “不管他妈怎么样,最重要的是他本人的想法,不是吗?”我安慰她,“他那么爱你,肯定不会因为他妈的几句话就跟你分手。”

    “可结婚并不是两个人的事。”沈彤呆愣愣地看着虚空,声音渐渐变低,“我不想他夹在我和他妈之间难做人。”

    她这情况和我当初还有点不同。

    方仲生和姜越势同水火,所以我可以把他的话当耳旁风,还能无所顾忌地反抗、挑衅他,但沈彤不行。

    婆媳关系向来是一门很大的学问,我从未钻研清楚过,此刻帮不上沈彤一点忙。

    “那你打算怎么办?”沉默了许久后,我问她。

    “我不知道。”沈彤茫然地摇头,“我跟他妈没法相处,可我也离不开他……”

    “要不等他回来,你把这事儿告诉他,让他来做决定吧。”我提出建议。

    “那他不会认为我是在故意挑拨他和他妈之间的关系吗?”沈彤相当的迟疑。

    无论多杀伐果断的女人,一遇上爱情,就会变得畏首畏尾、患得患失。

    我不由暗暗叹了口气,心疼她的同时又有些埋怨那个男人。

    “我去一趟洗手间。”沈彤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我连忙上前两步将她扶住。

    “我陪你一起。”

    “不用。”沈彤拂开我的手,扯了一个并不能叫我放心的笑,“我自己去就行了。”

    我嘴上答应着,可她一出门,我就悄悄地跟上。

    看着她顺利地进了洗手间,我躲在一旁,数着时间等她出来。

    洗手间里时刻有人进出,我怕漏看了她,便一直紧紧盯着。

    谁知会守到瞿耀和姜越。

    瞿耀还是那个瞿耀,可姜越……

    刚才他在包房里坐着我没看仔细,这会儿才发现,他腿上的石膏竟然没了,而他走路的姿势跟正常人无异。

    我大吃一惊,定定地站在原地,手脚都不知道如何动作。

    他们俩很快离开,但我久久都未能从这巨大的冲击当中回过神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