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文择 > 历史小说 > 大宋好相公 > 章十 名人之后!
    “那还有假,不然我这从何而来?”

    “俺家二哥可能进逍遥派?”魏弓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梁范上下打量魏弓头,看的他发毛,才说,“论相貌,离我逍遥派选人差一些,不过也可在门内学习,不作正式弟子,明日过来。”

    “他不在此地,在扬州跟着家母。”

    “他来后带过即可,莫要客气。”

    “范哥儿,魏某还有个请求。”

    “但说无妨。”

    “制火药法,您和决曹叮嘱俺不可说,但告知父亲可否?”

    “令尊是?”

    “家父常年在楚州、泗州与女真人周旋,希望能有机会收复中原。”

    “义士啊,只要能守住秘密,并无不可,令尊如何称呼?”

    “家父名讳胜,字彦威。早年弓箭手,曾经岳爷爷帐下奔走。”

    “啥?令尊竟然就是魏胜!”

    梁范再次大吃一惊。

    世界很大,即便实在南宋,也有将近一亿人口。

    世界很小,在穿越回来之后,先遇见陆游,又遇见后来战场上大放异彩的魏胜之子。

    凭借几百农人,收复海州一座城,更是和李宝一起,以百艘小船,三千水兵,破掉女真数万水师。

    当真是开外挂一般的存在,试问魏胜不算是奇迹,谁是奇迹?

    这便是在中华于危难之时,站起来力挽大厦将倾的人物。

    有着他们前赴后继,即便中华文明遭受过一次次的劫难,仍旧能够再次站起来。

    梁范心中感慨万千,不知道该如何去说。

    只是拍着魏弓头的胳膊,连喊三个好字。

    此刻,或许只有高声长啸才能表达他心中的激动。

    这是真正大英雄后人,是一直奋战在女真一线的作战人员,常年收集海州附近情报,为最终战斗不断积累经验。

    “范哥儿听说过家父?”

    “师尊他老人家曾游历山东东路和山东西路,令尊的威名,也是方圆数百里都有传闻。”

    “那火药弹之事。”

    “必须告诉令尊,毫无保留,必要时候可以多告知几个信得过人一起制作。”

    开玩笑,魏胜如果有此等大杀器,到时动起手来,更加如虎添翼。

    自己没有来时,或许他只能和历史中一样,在北伐之中力战而死。

    但既然来了,那些本来能保全下来的,一个也不能放过,至于那些早就该死的,不死也要加把火。

    得到梁范肯定回答,魏弓头,就是魏郊,欢天喜地的去了。

    魏郊这厮,常年在外巡视,维护治安,一身古铜色加上粗糙的皮肤,要不是他自己说出来只有二十,梁范会一直认为至少有三十的中年男子。

    没有大宝的大宋朝,果然还是衰老的快些。

    一时间,他有些造化妆品挣钱的冲动。

    烘干颗粒需要时间,在没有自动恒温烘箱的年代,更是要等。

    ……

    左中大夫、敷文阁待制、福建路安抚使兼知福州辛次膺,已经六十七岁。

    秦桧当政的岁月,他奉祠十八年,如今在风烛残年再出山,凭的便是一腔报国热血。

    陆游是个靠谱的好后生,不然也不至于因一封自荐信,便推荐到他宁德做主簿,随后更是任福州决曹。

    一方面同是天涯沦落人,更多的是才情。

    但不知为何,这几日却和失心疯一样,说些不着边际的话。

    什么能造出射程超过千五百步的火炮,威力超过火药数成的猛火药,以及用火炮装备的铁皮驱逐舰。

    都是些闻所未闻的词语,若不是知道他书香门第,并非江湖骗子,说不得一番申斥。

    怀疑之时,图纸送过来。虽看不懂上边奇怪符号标注,但模样能看得清楚,似乎非是子虚乌有之事。

    又两日,更是直接发份帖子,邀他去城外观看猛火药的演示。

    同样受邀之人还有福建路提点刑狱公事,樊茂实;福建左翼军统制,陈敏。

    连走马承受杨定北也收到邀请。

    杨定北乃杨再兴之子,小商河一战忠魂归天,不过在一众叔伯的帮助下,不到二十已经是成忠郎。

    一遭走马承受回去,说不得还要往上走走。

    不过,都是身外之物,他和众多烈士二代一样,渴望有朝一日马踏中原,一雪前耻。

    陆决曹虽非上官,但文名在外,他不清楚为何要请自己。

    武人地位向来低下,虽然决曹从未表示,但也未有过交往。

    抱着早到心思过来,他惊讶的发现,陈统制和宪司(提点刑狱公事)、帅司(安抚使)来的更早。

    忙不迭见礼,再去找决曹,见他已跑到数百步之外。那矫健身姿,无论如何也不像文人,身上不知是何处得来的一身衣衫,很是英挺。

    不过,花里胡哨的颜色,可真长见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