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文择 > 历史小说 > 大宋好相公 > 章十八 公孙剑舞
    叮地一声,算是定音符,宣告曲乐开始。

    十数女子组成乐队,不知何时已在大厅一角,开始演奏。

    并且,还扭动身躯,舞姿曼妙,算是剑舞开始前暖场。

    乐队俱是些年轻貌美女子,衣衫飘逸,动作潇洒,令人赏心悦目。

    不一会,节奏为之一变,舒缓曲风变得活泼。

    只见两路舞姬身着彩纱,打着旋从屏风后边飘进。队形左右倏忽,上下翻飞,场中不分男女老幼,都为之赞叹不已。

    更令人血脉喷张的是,亵衣在轻纱下若隐若现,肩胛胜雪,葱臂玉腿。

    摆曳起来如同明月当空,看得众男眼放绿光,某些登徒之辈更是口水流出。

    两队舞姬,不断变换动作,时而聚成图案,时而分散开来,未几,更是朱唇同起,犹若天籁的吟唱。

    梁范半句也听不懂她们在唱什么,不过不影响对美好事物欣赏。

    沉迷其中之时,舞姬们蓦地四下偏飞,飘零各处,正中央出现一位绝色美女。

    众人都不知她如何出现在阵中,愣了片刻,才缓过神,发出炸雷般喝彩。

    公孙璃茉身着浅绿缀花裙,脚踏锦罗绣花鞋,头上明月玳瑁瓒,耳戴彩珠星辰坠,鹅颈宝石串珠链,混身流月光。

    配上她颤颤巍巍的酥胸,盈盈一握的细腰,吹弹可破的肌肤,璨若星河,动人至极。

    一张瓜子脸,上有明眸善睐,香唇如同丹朱描画,浓郁饱满,却是半分也不油腻,丝毫不流于俗。

    她虽依旧是站在那里,未有任何动作,已使人迷醉不已。

    最令梁范印象深刻的是她洁白颀长的脖子,明艳中透出无比高贵气质,绝非等闲人可比。

    一亮相如朝阳当空,光彩夺目,不论男女,均被震慑得不能自己。

    其他舞姬以之为中心,轻轻挥动臂上水袖,像是百鸟朝凤,又像是百花献媚。

    公孙璃茉依旧没有立即起舞,只是作几个使人心跳加速的表情后,才缓缓动作。

    或许是宋朝文风大盛、武风衰微。虽是剑舞,并非充满杀伐之气,更像以剑作器起舞。

    她的动作,飘逸舒展、如云似水,反覆搓摩,直教人云深不知处,沉迷其中难以自拔。

    梁范不懂舞蹈,见她剑舞独特,脑海泛起一幅美丽图画,似乎在终南山下,幽谷内有位白衣仙子,正在水边踟躇,时而翩翩起舞,时而长吁短叹。

    蓦地,曲子为之一变,换做十面埋伏!

    场中够公孙璃茉的身影随之陡然一变,浅绿身形疏忽化作万千,只留道道残影,股股剑光寒气森森迫人而来,场中登时凉意萦绕。

    冷如冰,寒如雪!

    一些体弱之辈,更是如坠寒雾!

    节奏加快,剑影更是布满厅堂,交织密集如网,锋芒无量。

    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曲到高潮,剑舞巅峰。

    束缚在一处的剑幕,陡然破茧成蝶,化作一片山呼海啸般的滔天巨浪,天河倾泻一般向着众人漫卷而来。

    这一刻,所有人感觉到一股无形威压压迫而来,似乎下一刻,就要血溅五步,流血漂橹!

    剑光,来得快,去时更快。

    乐曲减小,正如她来时排山倒海,走时也不含糊。在众舞姬围拢遮掩下,彩袖颤震,潮水一般退出门外。

    众人沉迷其中,忘掉喝彩。

    梁范为之失神,倾倒不已。

    场内无言,一名中年锦衣大汉走进,长揖道:“孙成见过众位官人。”

    陆游回过神来,笑道:“这位就是孙老大,全凭他苦心经营,各位才能看到刚才画面。”

    随即,便是各种打招呼和打赏。

    孙老大千恩万谢时,朱孝闻道:“可否请公孙小娘子她来闲聊两句,以表我等仰慕之情。”

    孙老大显然应付惯江湖的老码头,神秘压低声音道:“不可操之过急,待时机成熟,在下敲敲边鼓,再做安排即能水到渠成。”

    听闻如此,男人们不禁摇头叹息,但是相反,众女均松一口气。她们虽然不屑,嫌弃公孙璃茉摆架子,内心却因她倾倒众生心生妒忌。

    不过,似乎并不像孙老大说的那般,只见她去而复返,自己带着一名贴身侍女,飘然又至,那些女子的表情,马上换了一副,比之男人翻脸更快。

    “奴家早就仰慕周洪道和各位官人的文名,特来请教,还请勿要见怪。”

    这一句话,比任何恭维都有效果,只见周必大脸上泛着红晕,跟喝醉酒一样兴奋,边上陆游几个,也是与有荣焉。

    早就听闻公孙璃茉对一般人不假辞色,汤思退寿宴请她去表演,人家根本不曾答应。

    但在他们面前,能够主动上前搭讪。

    你说,这不是给足几个人面子么。

    “些许浮名,不足挂齿,教公孙娘子见笑了。”

    男人面子得端着,梁范对周必大的表现敬仰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