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文择 > 历史小说 > 大宋好相公 > 章二四 山雨欲来
    精舍之内,森原又二裹着一只眼睛,跪坐在原山纪子对面。

    剩下的独眼,闪过一丝狠辣。

    “森原君,你们太意气用事。”

    “纪子,是你太仁慈,或许宋国的繁华,已经让你忘却族人在家乡承受的磨难!”他近乎于咆哮。

    “森原君,注意你的言行,这是在和源氏正嗣说话的样子么?”

    “我还以为,你已经忘记骨子里源氏血脉,平氏咄咄逼人,若是您还这般缓慢进展,只怕再也回不去……”

    “够了!”

    原山纪子大声喊道,“我晓得自己使命,不需你来指点!”

    森原又二被打断,但是无可奈何,毕竟,她才是名义上的主人。

    “可曾确定那人是何处探子?”原山纪子叹一口气说。

    森原又二顿一顿道,“尚未得知,不过,最迟明日,应当能撬开他嘴。”

    “那就拜托森原君了,你为源氏做的一切,我都记在心里,父亲会好生补偿与你。”

    “您太客气,能看着平氏一族倒地,是我生平夙愿,为此,死也甘愿。”

    森原又二深深鞠了一鞠躬,随即缓缓推出,关上精舍之门。

    脚步声噌噌远去后,另一方向门打开,是名仕女装扮之人。

    “纪子,森原君如此下去,只怕目中再无你。”

    “那又如何,他为了谋划,眼睛坏掉一个,东西都看不清,何谈无人?此事,不提也罢。不过,樱子,要密切关注宋国密谍情况,金花岛一战,他们迫切想知道背后主谋,只怕近日密谍不会少。森原君此道修为差你甚远,多辅助他才是。”

    “樱子遵命,阁下放心便是。”

    早田樱子说完,见她挥挥手,便拉上门,从另一方向离开,自始至终,表情都不曾波动,沉稳如斯。

    ……

    梁范一早在陆游门口等着,直到艳阳高照,才见到正主。

    “临波如此急迫,何事?”

    陆游一边说着,一边打着哈欠,脸上满是睡意。

    “昨夜我暗查同福客栈,发现处密室,并且亲眼见到他们劫持一名士子进去。”

    “当真?”

    “千真万确,并且……”

    “怎样?”

    “杨定北也见到,他也是去探查情形。”

    陆游沉吟片刻,“看来,杨定北也担着皇城司差遣。”

    梁范一听,突然醒悟过来,是啊,他怎么就没有怀疑杨定北这层身份呢,单单一个走马承受,只是为监察安抚使等地方大员,和密谍之事何曾有半分干系?

    “可曾被发现?”

    “差之毫厘,幸不辱命。”

    “此事须报于辛公,依我宋律,单是私自羁押士人这一条,就足够抄封同福客栈。”

    “计将安出?”

    “你同我一起面见辛公,若是所料不差,只怕杨定北不久亦会来此。”

    诚如陆游所言,杨定北已经侯在辛次膺门外。他虽不受其管辖,但是涉及军国大事,需调动兵马时,还是一路安抚使说了算。

    “见过陆决曹。”

    “杨使君别来无恙?”

    “想必您已知晓,眼下我想这就去杀光那些狗贼,否则,不足以解心头之恨。”

    “莫要心急,且看辛公安排。”

    “决曹说的是……”

    辛次膺很生气,后果极其严重。

    在大宋土地上,焉能有东瀛人跋扈之地?

    计划简单直接,调动州衙门所属捕役快手以及弓手,并不调用提辖所属城守军,毕竟涉及军器案,谁知道是哪一部曲所为。

    捕快们武艺差些,但有魏弓头带领的弓手们,应付起同福客栈那些东瀛人,问题不大。

    “临波,你依旧去赴宴,注意观察动向,一旦有变,马上设法传递消息。务观,你统领捕快、弓手、衙前,包围捕拿所有相干之人。克敌,你带一队精选之人,直奔密室,务必确保其中人物安危。”

    几人领命,轰然去了。

    宴会在晚上,白日是调兵遣将时间,梁范不用参与,由陆游总领安排。一夜奔波,他和杨定北需要好好休息,养精蓄锐,放松筋骨,迎接晚上行动。

    日暮西陲,黄猛带着忠实狗腿邀请梁范前往赴宴,作为准备,他往自己腰上绑根牛皮带,上插数把短仞,虽妨碍行动,但心中有底。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非要立,势必要准备好万全之策,这是梁范的安全意识。

    若是再有个卡夫拉防弹衣,才是最佳,梁范想着。

    同福客栈似乎从不曾冷场一般,依旧顾客盈门、热闹非凡。今次不在大堂,而别院当中,梁范走在前往后院的幽径中,心事重重,不知昨夜那名男子,可曾安好,今晚行动是否顺利,东瀛人的抵抗会不会强烈。

    因此,没有听见黄猛的叫喊。

    “梁少兄,我喊了你好几遍,依旧不见回应,还以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