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文择 > 历史小说 > 大宋好相公 > 章六七 炮射开花弹
    谁说必须咱们出,我来告诉你们,应当这般……

    钱少卿、曹珍、张镒,都为梁范的方法目瞪口呆,原来,建房还有这般操作?

    先起几栋,干得快些,别的只是慢慢盖,等到建的快那些有了模样,开卖。快的自然也贵,作价四千贯;随后建到一半,便是三千五百贯,至于那些刚挖坑,三千贯,看你买不买!

    并且,钱不是一次付清,挖坑可以交一千贯,封顶交一千贯,完工后交一千贯,多么替购买人考虑!天下还有这等好事么?

    “如此,是否我们就不用多少成本?基本上是用购买人的钱建造?”曹珍提出疑问,见几人都是当然如此的表情,不再说话,说起资本运作,曹珍确实差很多。

    也难怪,原来曹家也就是买买地,带带兵,此类手段,还是不擅长。

    当然,此事还需等等操作,冬日寒冷,土地挖不动,修房盖屋也只能停顿。

    有了钱干什么,买房置地?

    那是土财主的行为,梁范要干的,自然是大事。

    铸造火炮!

    铸造看上去简单,实际上诸多注意事项,一个不不留神便会炸模。若说起来,铸造工匠数千年里一直是华夏高级技术人才。

    当然,也不是毫无办法,梁范与曹家铁匠探讨一番,最后决定用失蜡法尝试一次。

    由于做模过程中,有着高温烘烤,因此无须像土模那样,好几个月才可开一炉。

    ……

    能做的事情还有不少,例如日常虐虐几个新收进来的家伙,究其原因,只因已经初步拜访完毕的辛次膺想看看最近梁范在折腾什么,听陆游说教育后人,便十分好奇。

    好在梁范的队列训练已颇有效果,初级体能也能跟得上,一番操练到还算顺眼,直到喊出那句口号,辛次膺皱皱眉头。

    “临波,‘野蛮其体魄,文明其精神’老夫觉得,不妥吧。”辛次膺是传统文人,和陆游梁范有些差别。“若是他们整日用来习武,那如何读书,如何取得功名?”

    “辛公,此番话前日我才问过,不如我来回答如何?”

    眼见辛次膺点头,陆游娓娓道来。

    “此乃基础教育,是为区分出人才,有人适合读书,去专心做学问;有人算学厉害,便去专心工计算;此外还有格致、兵科、武器,等等,不一而足。再有,基础训练,会一直持续下去,至少一个强健身子,能让儿郎们有拼搏本钱。”

    “好你个陆务观,几日不见,快成逍遥派人士。”

    “辛公见笑,逍遥派都是临波这般大才,我可当不起,当不起。”

    两人官比他大,资格比他老,偏偏都是值得敬重之人。

    “您两位就拿小子消遣吧,不过有个好消息还是值得庆祝,小子已经搞定火器监债券,只消春日到来,开工时候,便能拿得出来。”

    辛次膺极为重视,“这般快便有买主?”

    陆游没好气的看着梁范,“还在卖乖,快些原封告知辛公。”

    “小子还以为能当成惊喜,不曾您已经知道。其实,这些钱财,都是小子和伙伴们赚来的……”

    听完梁范把这些日子经手的事情和财富增长情况汇报,即便见过世面的辛次膺都感慨不已。

    “老夫当日见你,便知日后必有大成就,果然,比老夫务观强上太多,哈哈哈。”

    “辛公,您太谦虚,我就是那五指山下孙猴子,您是佛祖,无论如何也跳不出手指心。”

    “孙猴何许人,佛祖与我有何干系?”

    梁范想想,西游记此时尚未盛行,晓得典故的人不多。

    “刚才是小子梦呓,您莫要见怪。”

    “你是当我老糊涂了?”

    “小子不敢,那是我逍遥派的一个传说……”

    “前次你让我讨要的铜,莫非图纸已经完毕?”辛次膺问。

    “图纸已完毕些许时日,最近我和曹家工匠讨论后做了改进,已然实验一次,辛公若有机会,一试便知。”

    “那何须等,择日不如撞日,今日看看便是!”辛次膺年过六十,依旧是工作狂。作为火器监最重要的目的,自然是急切想看见成品。

    梁范亲自督促,一队手持利刃的军将开路,车上雨布罩的严实,盖着不知何物,一路上吸引不少目光。

    军器监有专门试验场,辛次膺早就打过招呼,随时征用场地。看守试验场的是绿袍小吏,眼见新任火器监主官亲自过来,不敢怠慢。

    安排好场地后,一溜烟不见踪影。作为一线执行人,当然知道什么东西可以看,什么不能看。

    雨布罩着的家伙,一看就知道不是个好相与的东西,小吏可不想有半分瓜葛。

    梁范指挥几人装好炮位,命人在附近坑里好好摞几袋沙土,里三层外三层,推之后不到,才算满意。

    “临波,这是何意?”陆游看着满身尘土的梁范,不禁问。

    “我的陆官人,这是咱首炮,还不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