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文择 > 历史小说 > 大宋好相公 > 章一三八 风云起
    代表各方军队的小旗帜一一插在沙盘上,济济一堂的参谋班在不断思索,曹珍、钱少卿、吴挺他们,自然不会错过大推演。对梁范而言,都是了然与胸。

    目前局面,基本上也是按照历史上的阵形打开。可是,参谋们千算万算,也算不到王权那一层,在他们的概念里,王权定然会做抵抗,步步为营,等到采石矶时,进行正面大兵团对决。

    依照此刻显示旗帜,赫然有十五万宋军对战三十万金兵,兵力一比二,不算夸张。事实上,王权根本没在战场上花心思,他哪怕稍微抵抗下,说不定真实战场便会和现在一样,正儿八经的决战。

    但是,王权什么货色,梁范最是清楚不过!

    在事发之前,没人会想到竟至于斯!

    他看着那些小旗帜,再看一脸郑重神色的众人,只是洒然一笑,并不多说一句话。吴挺却暗赞,要他是主将,对这场战事做的兵力布置,肯定不会想到如此多细节。

    越是靠近他熟悉的历史,越是感到在现实和历史之前分不清楚,恍恍惚惚,竟然忘记自己身在何方,依旧是那所小小鸽笼似的房子,还是绍兴三十一年,马上要面临关乎宋金走势的一场大战役。

    ……

    只不过,即便如此局面,有些人还是打歪主意。钱少云匆匆而来,在钱四耳边嘀咕几句,钱四便拍拍梁范和曹珍,示意他们出去。

    吴挺看着他们几个出去,刚伸出手想言语,还是缩回去,他的身份敏感,确实不适合参与太多事宜。

    “你来说吧。”钱四冲着钱少云说到。

    “我听高家小子说,他们想夺火器监学院尤其是火炮的指挥权!”

    曹珍怒道,“狗崽子凭什么!凭他姓高?老子还姓曹呢!再不济,你四哥也姓钱,高家又怎样!”

    钱少卿面无表情,说了句,“比起来,人家是嫡系,你还是差了些。”

    “你不也是嫡系?”

    “那不一样,我钱家世代要么经商要么文官,武将中可没几个……”

    曹珍张口欲言,还是被堵的没话说。

    梁范作为震动大宋,高远吉想要使些绊子,不料被反杀,离开临安,不知在何处刨坑。但是,这不代表高家会放弃,尤其是后辈当中那些自视甚高之人。

    高远吉一脚踏空,不代表别人没想法。

    高家后人,一向不和宰执们亲近,偏偏高远华是个例外,趁着夜色去汤思退府上,好生商谈。

    终于说动汤思退支持他想法子拿到火炮队指挥权。按照汤思退之意,打是必然会输,与其让国家再度陷入纷争,不如踏踏实实议和,多好。

    高远华说的很对,火炮要是掌握在梁范手里,以他莽性子,说不定更能激起别人战意,若是在高的手中,自然又是一番光景。

    眼下,虽然名义上是钱少卿,但是都知道真正指挥是梁范。作为可怕威力武器,必然是要官家信得过之人才可,当初因为他钱四是文官世家,所以执掌火炮队。

    如今给他梁范升个官不就是了?你不是火器主管么,升个火器监书院祭酒,总可以吧。把实权一拿,明升暗降,岂不美滋滋。

    一旦涉及到党争利益,士大夫们可是卖力的紧,八匹马都拉不回来架势。

    朝堂之上,一时间陷入短暂的安静当中,然而,人们知道,这并不是真正的安宁,只不过是暴风雨来之前短暂停歇。

    枢密使王纶上位,时任首相的汤思退出了不少力气,此刻他们也是坚定的妥协派。

    不过,按照原来习惯,即便是对付主战派那些人,也不会心急火燎,但是眼下不同,说不得陈康伯他们会在暴涨的信心之下,做出主动出击之事。

    一旦成真,和议之事便会难上加难。是以,他们不敢放松,尤其是对面可是陈康伯、辛次膺、张浚,这种资格老,名声响,几起几落的老江湖,万一被对方察觉,只怕又是功亏一篑。

    甚至于,一向不屑一顾的王继先,此时也不得不纳入进来。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王纶即便是个瓜怂,平日里也不会和王继先之辈同流合污,眼下实在是主战派势大,而且都是一等一的对手,要实在无法抗衡,便只有和入内侍都知张去为再联络了……

    “枢密,武卫军将主和曹珍以及钱少卿,宴请各路队正以及诸家子弟,场面很是热闹……”

    王纶捻须不语,过一会才开口,“可有何机要?”

    “回枢密,都是些征战趣事,和炼狱营训练之事,并无其他。”

    回报之人是机速房密探头子,原本是用来监视敌国之用,不过王纶借机火炮之事重要,命他专门探查,名义上是防止有人里通外国,实际则是想法子从梁范以及身边人找到些把柄。手中有东西,说起来也不至于空口白话。

    “武卫军或者是那些进修生,可有何怨愤言语?”

    属下摇头,“安插进去的探子也不敢多问,只好观察,眼下,顶多是玩笑,还真没有什么怨言。那些习惯炼狱营习惯之人,都说其训练才是真正的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