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文择 > 历史小说 > 大宋好相公 > 章一五三 绿杨荫里送别忙
    梁范心里一万只羊驼在奔腾,好好一个乔迁之喜,差点被他们变成两个女人间的战斗。

    这可是轮番上眼药……

    张镒都替梁范头疼,他从座位上站起来,“好了,喝的不少,还是高度白兰香,莫要胡闹,眼下国事要紧,儿女情长日后再说便是……”

    “日后再说么……”梁范心里嘀咕……那得先下手啊……

    心里想得多,心情也就变得烦躁。献唱歌姬唱靡靡之音并不令人满意,不知是谁,冲上台子,喝退歌姬,唱起精忠报国。

    慷慨激昂的调子才适合火器监学院的大好男儿,到高亢处,曹珍去乐手那里要来鼓,合着拍子狼吼起来。

    如此,场面彻底失控,成一堆狼叫唤……

    ……

    ……

    桂花飘香时节,气味沁人心脾。

    黄色淡淡,一树碧绿一树花。

    暗淡轻黄体性柔,

    性疏迹远只留香。

    何须浅碧深红色,

    自是花中第一流。

    本应是赏花看菊观潮的好时节,无奈却成离别。

    学院里,到底还是衙内纨绔多些,他们小有所成,不少被家族征召,想法送进军营,希望在战斗中取得些许成绩。

    至于进修的弓手们,更是没抉择权利,几乎是合格一批,便被调走。

    除却火炮营被辛次膺牢牢压着,几乎每日都有枢密院调令到来。

    学院里比平时安静不少,空气中流露着离别的哀伤。

    按照计划,学生毕业会有典礼,但是他们并未到毕业季,眼下也不过算是一场长距离历练而已。

    但谁都知晓,尽管梁爵爷说的轻松,仍旧会是个生死之局,能归来之人,不知会有几成。

    陆游日复一日的接着枢密院调令,已经近乎麻木,如此复杂程序,不是别人,正是梁范要求。

    算是给曾经废物们一个仪式感,首次感到属于大宋的荣耀。

    破例,学院准备一个小校场,算是别离院子。允许亲眷来告别。很多人直接从学院奔赴前线,根本没有回家休憩时间。

    满院碧绿总算是多了莺莺燕燕,粉红颜色。

    出征,是男人的誓言。

    束甲,则是女人的忠告。

    偌大校场,此时仿佛晾晒场,到处是在整理甲胄的母亲、妻子、妾侍。

    刘集贤是首批加入到火器监学院的纨绔,后来也成为小队队正,但是今日,他却要成为第一个离开的老人。

    正妻刘王氏正在用帕娟细细的擦着甲胄,几个侍妾在用新线替换原来的旧线。其实甲胄打造出来,他未曾正式穿过,原本只是在成人礼上显示将门本色所用,孰料竟然真的派上用场。

    陆游看着他的甲片,“为何没去领些钢甲片,缀在上边,轻便更坚实!”

    “火丞,俺这甲是家祖亲手锻造给儿孙,说是有祖宗庇佑,箭支都会绕着走。”

    刘集贤的话很是玄学,但陆游也没有说太多,寄托家人思念的铠甲,本身就有着加成。

    刘王氏感慨道,“以前,家里人都说你是个没出息的,我就想着你哪天也能成盖世英雄。可是,今日真要送你出征,才万万不舍。哪怕你仍旧是以前那样胡天酒地,也比整日让人担惊受怕的好。”

    刘集贤从未见她这般说话,“以前听闻你是王家一枝花,知书达礼,温婉贤淑,但是到家后尽是干些大妇不当做事情,你来说说,咱们不是一样么,还不都是求个平安喜乐。不过,听爵爷他们说过以后,我还真觉得,这有多少力,便要使多少。若是都往后缩,那最后,受苦的是你们妇孺。总有些人需要站起来顶着,便是我们!”

    刘集贤说着,敲敲胸甲,那模样,一如年少时候,打了胜架一般!

    几个侍妾哭哭啼啼,都被王氏喝住,“哭个什么样子,郎君是要凯旋而归的将军!你们这般可不吉利,都给我笑!”

    大妇威严还是要有,侍妾们一听,都停下不出声,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放心,无需牵挂,孩儿会好好的,等你归来!”

    王氏一边说着,一边噙着泪花给他整理完束带,披上披风,随后带着几个侍妾走了,直到出门,再不回头。

    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

    王家也是官宦世家,家中后代不少人嫁入武将世家,年纪轻轻守寡之人也不在少数。

    靖康到绍兴十年间,更是无数军户家破人亡。

    但是,正因为有他们存在,再有了苟延残喘到有中兴之象的现在。有旧人战死,自然有新人跟上。

    面对出征,她们不会弄得生离死别,只会将思念放在心中,默默期盼着归来。尽管,不少时候,换来的只是一纸告文。

    亲眷送别,便是儿郎们离开。

    学院门口,与往常不同。几个先生都是站着,亲自送走每一个出征学生。不管是炼狱营纨绔,还是参谋班学员,或者是投笔从戎文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