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文择 > 历史小说 > 大宋好相公 > 章二八四 上门的朱熹
    两个人还在议论着钢的各种可能性,不料吕祖谦找了过来。

    看见他们在围着钢锭打转,上来道,“可让我一顿好找,正巧你们都在,来了个人物,一起去见见吧。”

    梁范十分好奇,能让他吕祖谦称上大人物的,可没有几个。

    “何人?”

    “朱熹朱元晦!”

    梁范心里一咯噔,这尊大神怎么找上门了!他对朱熹,可是从来没有多少好感。

    但是陆游和曹珍可就不一样。

    “哦?元晦来了?走,与我同去迎接!”

    陆游和曹珍以及吕祖谦,自然礼数周到。但是,整个过程可谈不上多么融洽,至少梁范这里并没有表现出多少尊敬。

    这让原本有意让他来执教的陆游陆游大为恼火,送走朱熹之后,在席上对着梁范开始发难。

    “临波,你这是怎得一回事,至少面子之事,还是要有,之前你与元晦有过小瓜葛,也不应带过来。”

    梁范咕咚灌了一大碗白兰醉,开始说。

    “别的不说,但二程和朱熹的学问,绝对不适合在此间流传。”

    陆游不由得眉毛一竖,“怎得,孔夫子的学问,你看不上么?”说话间,语气已经十分生硬。

    “儒学,适合教育国民,治国,做官,却不能紧紧靠着儒学,尤其是他朱熹的学问!”

    看着梁范的态度,陆游心里突然有一丝念想,这小子,不知道又要造什么幺蛾子。

    “我给你个机会说清楚,要是说不清楚,你索性就在火器监老老实实做学问!”

    梁范能听出来陆游语气中的意思,但是这次他不会妥协。

    “儒学对国家统一有好处,儒家教导人们要安稳知足,谦虚守礼,这倒也没什么,但是,正是这些原因,也导致了我华夏子民武风废弛。没有尚武之风,没有反抗的脊梁!”

    “民生安稳,这不应该是好事情么?为何还会反对?”

    曹珍给他倒上酒,接话道。

    “可不见得是什么好事情!”

    梁范再来牛饮,干了之后说,“儒学的思想对于统一是有利,对于维护统治,让百姓们不造反,也是好事。但是,造反的根本又不是他们想造反,是因为活不下去。但凡是能生存,谁去造反。再者,儒学再被有心人过度解读,更是会成为不思进取的借口,难道会是好事情?”

    梁范说到兴奋处,嘴巴根本管不住,“咱们都是官场之人,也都是豪富之家,自然希望下边人越是老实、没有刺头最好。但是,长此以往,被有心人利用之下,断了的可就是我汉人风骨,民族脊梁!”

    梁范的脑海中想起来崖山跳海的几十万军民,想起了扬州十日,想起了后世罗圈腿们踏上中华大地。

    他不能让被二程和朱熹解说的儒学继续下去,儒家可以有,但是他们的流派不能成为主流!

    梁范的慷慨激昂地说道,“若是总想着如何愚民,根本不能长久,没有哪个朝代能持续统治,即便大宋,也撑不过五百年,真正屹立不倒的,唯有大汉民族……”

    “临波,多了!”

    陆游起身,瞪着曹珍和吕祖谦,喝道,“今天的话,听之于耳,止之于口,要不然,火器监可是手下不留情!”

    陆游顿一顿,“既然你说,儒家之学消除人们的进取心,那么,应当怎样做,才能保证一直有进取心?”

    “倒也不难,狼性!野心!一个民族,只有时刻保持进取心才行,这也就是我为什么说‘文明其体魄,野蛮其精神。’看看北方那些民族,柔然,鲜卑,契丹,一个个在安逸之后,无不是身死国灭。我们之所以能流传下来,只是人数更多,还有层出不穷的英雄。但是长久的只有儒家思想,没有了进取心,万一有朝一日,人人都只是温和的羔羊,那么谁来做看家护院的恶狼!总有一天,我们的人口多的土地会盛不下,到时候怎么办?难道要自己人互相残杀?倒不如早早的给他们谋划更大的土地!”

    “穷兵黩武,汉武可是一代雄主,最后如何?”陆游反问到。

    “扩张不应当仅仅是君王的需求,应该是更多人的需求!”

    “比如?”

    “商人,没有比商人更愿意扩张的人口。商人逐利,赔本的买卖他们不会干!”

    梁范深知,当年海上马车夫还有日不落帝国,一直持续扩张的原因并不是两国统治者对领土的无限诉求,而是商人们对新兴市场和原材料的渴望。

    如果没有商业的需求,他们要那么多的领土干什么?去扶贫,帮助落后的国家发展文明么?显然不是!

    追求利益,才是最主要的原因。

    梁范考虑许久,还是决定慢慢放出来国际贸易这个猛虎,有商人们的扩张,背后的士大夫们才能被捆在战车上,滚滚向前!

    ……

    ……

    陈康伯病倒了。

    朱倬因为赵构要传位给赵昚的原因,辞去相位。

    原本安稳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