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文择 > 玄幻小说 > 爱你是我心底事 > 第四百四十五章 我快没有爸爸了
    百文择【www.mengzeda.cn】

    陆瑶推开房间门,坐在窗台前发呆的陆父闻声慢悠悠地转过了脑袋。

    他的眼神放空着,好不容易才聚焦,看清了逆光站在门口的女人,便拢起了一抹苍白的笑意,冲她招手,“瑶瑶,回来了……”

    陆瑶轻轻带上了房门,走到父亲身边,在一米远的位置站定了,讷讷地回应:“嗯,我回来了。”

    窗台的书桌上亮着一盏台灯,白晃晃的灯光打在老人的脸上,将他本就沟壑纵横的脸雕刻得更显沧桑和老态。

    老人家企图转动轮椅,但因为力量单薄,费了一番气力也没成功,便推了推身后的桌子,好不容易将轮椅转过一点点弯来,还顺手将平摊在桌面上的书给带了下来。

    陆瑶双拳捏得紧紧的,眼底莹光闪烁,却还是极力忍着,没有上前去帮忙。她哑然又震惊,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父亲已经变成了如今这个样子。

    回想起来,她已经很久没有踏进这间房间了,也很久没有和父亲相对而坐。

    她不能以工作忙碌为借口,从内心深处来说,她在逃避这样的画面,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像是被盘旋在某个角落的恐惧所支配。

    将眼底氤氲的雾气隐忍下去,陆瑶弯腰捡起地上的书,翻开封页一看,便不觉笑了,“您还在看这本《制度法论》呢。”

    她说完,拍了拍书本上的灰,将它平摊着重新放回桌面上。

    陆父闻言笑了笑,笑容清澈,像个不谙世事的孩子,“记不得了,难得清醒的时候,就翻出来看看,不过现在眼睛也不行了,看不清字。”

    老人家说着,突然有些不好意思,埋头盯着身前的手指。他双手交握,十指紧紧蜷在了一起,像是紧张。

    陆瑶在床角坐了下来,伸手过去,牢牢抓紧了他的手指,突然觉得喉咙涩得厉害,“爸……”

    “我是不是,又做错什么事了?”陆父眼底诚惶诚恐的,反握住了陆瑶的手,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来,“瑶瑶,爸爸不想再连累你了,这样活着,太累。”

    “您说什么呢,爸。”陆瑶低着头,按捺不住的眼泪就落在了她的长风衣上,“您不要胡思乱想,有我和妈在,一定不让您受委屈。”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一向能言善辩的女人,在这一刻所有的言辞都显得寡白而无力。

    陆父听着,却缓缓勾了勾唇角,他抬头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日历,眸光聚紧在某处,“瑶瑶,爸还有一件事拜托你,你沐珊阿姨的忌日是在元旦之后,我希望你抽空,能再去替我祭拜一下,如果可以的话,以后每年……”

    他忽而抿了抿唇,有些说不下去,他知道,这未免有些难为了陆瑶。

    “沐名想要报复的人是我,沐珊的死和我有关……”艰涩的喉咙上下滚了滚,陆父将蜷在身前的那只手往后撤了撤,“瑶瑶,你如果为难,我也可以理解。”

    “我知道了,爸。”陆瑶看透父亲眼底那抹小心翼翼的情绪,这着实有些刺伤了她,“我会去的,您放心。”

    对于沐珊和父亲之间那些过往的纠葛,陆瑶已经无心去探个究竟,她明白故人去,旧事也不必再提。

    “这事情,还是不要告诉你妈了。”陆父郑重地拧了拧眉,像是告诫,这话音刚落,房门就被“砰砰”敲响了。

    陆母推门进来,逆光看过去,身影有几分恍惚。

    继而听着拖鞋摩挲地板的声音,走近了看清她的手里端着一碗汤,浓浓香气飘散开来。陆瑶自觉往旁边坐了坐,将距离父亲最近的位置让出来。

    陆母端着汤,一边吹着热气一边坐到陆父旁边,“你晚上又没怎么吃饭,喝碗汤吧。”

    一股热气扑到陆父脸上,裹挟着一股浓稠的香味,老人家皱着眉头,嘴巴撅了撅,“什么汤呢这是?”

    “猪肝汤啊。”汤勺磕碰着饭碗发出几声脆响,陆母托举着几乎递到了陆父的唇边,“你前段时间不是念叨着想喝,特意给你煮的。”

    “不喝。”陆父别过脑袋,老大不情愿。虽然十分有态度地表明了立场,却还是有些不安地拿眼睛瞅着旁边面色阴郁的女人。

    直到她憋着一股气快要吼出声来之前,又乖乖张了嘴,“还是喝一点吧。”

    陆瑶失笑,这时候客厅里的手机响起来,她便绕过两人出了房间。在沙发上捞起手机,看清来电显示之后些微一愣,突然反应过来。

    “在哪里呢?”这边刚被接通,邵允琛就忍不住皱起了眉头,眼神也冷得骇人。

    这时候男人坐在公共休息区的长椅上已经熬过了快一个小时,他手捧着一大盒爆米花,眼睛在空荡荡的大厅里来回转圜。偶尔可见一对对步履匆匆的情侣赶来,取了票之后又手挽手进了检票区。

    邵允琛将爆米花搁到一边,抬表看了一眼时间,“陆瑶,你迟到了。”

    陆瑶张了张唇,已经把这件事情抛到了九霄云外,“这个……我这边有点事情来不及,不如我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