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文择 > 玄幻小说 > 昭华 > 第三十二章 难捱
    “是一个叫金文徵的助教,”张赓道:“伙同吏部尚书余熂,要国子监祭酒宋讷致仕,还要朝廷彻查北平贪腐案,言辞凿凿说北平一个省的最高长官和京师户部勾结,背后没有人指使是不可能的。他们闹了好大一场,据说不仅要把北人赶出国子监,还要断了北人的科举之路!”

    “这么大的事情,你竟不同我说!”粮长惊怒道:“你母亲原是想让你参加今年乙丑科的殿试的!”

    “儿子自然不会去的,”张赓道:“您先听我说,大哥因为和宋老先生亲善,几乎被逼得没有容身之处,因为宋讷只要求学生埋头读书莫问政事,虽然此次科举一举成功,但是这帮学生却不念他的情,都恨他地不得了,然后被金文徵一撺掇,几乎是反应强烈——这事儿报到吏部去,余熂和金文徵是串通好了的,立马就批复让宋讷致仕。”

    “万幸宋老先生致仕的折子送到了御前,”张赓道:“皇帝十分惊讶,当即召了他来询问,宋讷如实说了之后,皇帝大怒,将余熂和金文徵下狱问斩,国子监的学生一看这势头,自然龟缩不敢再闹了。”

    “你大哥应该无虞了,”粮长道:“这是万万幸了,去御前陈情的人是宋讷。”

    “宋讷自从洪武十五年任国子监祭酒以来,立学规,身言并教,师道大立,”粮长道:“特别是今年的乙丑科,考中的都是他教出来的学生,皇帝十分器重他——这要是换了别人,皇帝正要查北平的贪腐呢,巴不得学生闹得越大越好,怎么会处理这帮学生。”

    “郭桓案牵扯地太多,”粮长道:“这案子爆出来之后,连镇守北平的燕王都快马驰京请罪,据说皇帝没说什么,燕王却自请去凤阳守陵,如今快要一年了,皇帝就像不记得这个儿子一般,其他去中都祭祖的藩王都回去了,只剩燕王一家子还不敢回去,特别是燕王妃——”

    “燕王妃?”张赓疑惑道。

    “燕王妃的父亲,是中山王徐达啊,”粮长沉吟道:“徐达刚死不到月余,郭桓案就牵扯出北平上下官吏,燕王妃甚至来不及给父亲奔丧,就被发配到中都,等一年过去,连含殓最后一眼都看不到,日日哀泣,据说已经不成人形了。”

    “您是怎么知道的,”张赓惊讶道:“这可是皇家的事情。”

    “酒礼上的尊客,那位周王,”粮长咳嗽了一声道:“周王长史,也侍奉祭礼,怎么会不清楚呢?”

    “真是可怜,”张赓道:“天家情薄啊。”

    而此时中都凤阳的皇陵享殿中,也有一场同样的对话。

    一个侍卫从殿后绕进来,悄悄在跪在殿中的燕王朱棣耳边说了几句,燕王的眼里终于褪去了疲倦和惊忧,露出一丝开释的神色来。

    不多久空旷的殿中又有脚步声传来,是侍女扶着形销骨立的燕王妃徐氏走来,燕王见她脚都踩不实地面的样子不由得握了握拳,低声道:“去后面歇着,不要过来了——”

    “酹酒的时辰到了。”徐氏只道了一句,侍女将蒲垫放在她脚下,燕王和徐氏就拈香奠酒,又各撑着拜了四拜。

    之后这对夫妻相对而坐,侍卫有眼色地多加了两个火盆端了上来,就和侍女躬身退下了。

    徐氏无神的眼睛只盯着香盆里游飞的灰絮,这个空荡荡的享殿中,除了满眼的白色,就剩下面前火盆中闪烁的暗红色光芒了。

    然而就这一点微不足道的光芒,都刺得徐氏眼睛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