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文择 > 玄幻小说 > 昭华 > 第二十六章 耳目
    高炽晃了晃手:“你且听听今日公布的秦愍王罪状,皇上对诸王府里哪一件事不是心知肚明,你这样听了讲回去就叫人按摩,将来说不定也是一条罪状,是不恭敬。”

    要说今天听了一天秦王罪状的心得,张昭华唯一的感觉就是——秦王怎么这么怙恶不悛,怎么如此为非作歹,怎么能这般恣意妄为,皇帝也是,不吝惜用最诛心的话斥责他,觉得他这样死了,倒还算是痛快了。

    且看里说秦王干的各种恶事丑事的,“不修国政,于王城内开挑池沼。于中盖造亭子,又筑土山。令各窑烧造琉璃故事,以为玩戏,如此劳人”像这样在王城里建造池子、假山、亭子或者烧造琉璃什么的只是寻常,之后皇帝一条条列出来的罪状才算是触目惊心。

    比如说,“差陈婆同火者吴泰,又去苏杭等府要似纸上画的一般模样女子买来,本人无处寻买,二次差人催取,将火者吴泰剜了膝盖,将陈婆就于杭州打死。取到北平会煎银子回回一名,教护卫军人教尉于淘银洞采取石头煎银,以致冻坏军人。”

    秦王不仅采买珠宝不给钱,又听信席婆诱说,差校尉用烂钞强行换金子,致使百姓将“儿女房舍贷卖”,有一个老人见累次买金,百姓承受不住,就跪在王宫外面祈求,结果秦王反将老人枷了所在门房,号令不予吃饭,把他饿死了。

    张昭华听到这个就怒不可遏,因为让她又想起了周王府抓了她父兄的事情,果然这些藩王所作所为都是雷同,皇帝也是一清二楚地,但是却忍着不发,或者最多写信规劝或让长史教诫一番,没有任何惩戒的措施——直到秦王死了,才把这些罪状公布了出来。就这样也是内部文件传阅,还不是昭告天下那种,也就是说还是在为儿子遮掩。

    她侧了身过来,指着肩膀让含冬继续按摩,道:“使者是歇在哪儿了?”

    “诚奉司,”高炽道:“这时候,应该是长史叨陪宴饮吧。”

    “你刚才说,皇上对每个王府的事情都一清二楚,”张昭华道:“不是说,早在洪武二十年皇上就废除了锦衣卫,下令焚毁刑具,将内外狱全部归三法司审理了吗?”

    “你说的是鞫狱录囚勘事,”高炽叹了口气道:“锦衣卫还有其他职责,比如说侍卫仪仗、巡查缉捕。”

    张昭华恍然大悟,锦衣卫是天子耳目,所谓侦缉之责就是给皇帝提供最新最快最全的情报,可叹这情报是刺探臣民**,而不是用来获取他国机密情报。

    “那你的意思,”张昭华挥手让含冬含霜两个下去了,道:“咱们府里,也有皇爷的耳目吧。”

    高炽坐起来,道:“肯定有,但是具体是谁,我们也不知道。”

    “哎唷,”张昭华啧啧了两声,摇头叹道:“这就好像睡觉时候,床前站了个人一直盯着你一样,能睡得踏实吗?”

    高炽道:“只要行的正,哪里还怕暗中有眼睛盯着,咱们府里一向严明公正,没有丝毫**,可以坦坦荡荡拿到人前给人看,这就是里咱们榜上无名的原因。”

    张昭华忽然冷笑一声,道:“没有丝毫**——那父亲每当春秋二季,带着燕山卫长途奔袭二千里,到捕鱼儿海地界方才回来,说是追亡逐北,追缴前元余孽,实则行训兵之实,这样的事情,你跟我说没有**?”

    高炽眼皮微微动了动,压低声音道:“你胡说什么,每年春秋蒙人要南下抢掠,父亲带兵抵御驱赶,你怎能想成是训兵?”

    “皇爷未必不知道父亲训兵,”张昭华道:“但是他觉得,北平是抗击蒙元第一线,兵将确实都需要拉出去锻炼,总比太原那边,晋王白白坐拥那么多兵马却刀枪入库动都不动地强,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这些事情皇爷可以容忍,但是要是换了太孙,这能是他容忍的事情吗?”

    “你看没看上面,”张昭华道:“秦王的罪状这么多,却只被说是‘为恶’,靖江王却要被称为‘累恶不悛’,秦王是等着死了才公布罪状,还是以王爵的礼仪葬了,但是靖江王,活着的时候就被废黜了王爵,连废了两次,最后终身禁锢凤阳!”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高炽皱着眉头看她。

    “你怎么不懂呢,”张昭华道:“靖江王是谁,是皇爷亲大哥南昌王的孙子,是皇爷的侄孙,这隔了房,还隔了两辈,亲戚关系怎么比得上秦王和皇爷这样亲父子的关系?皇爷对儿子可以说是慈父之心,对秦、齐、周、代王犯下的罪恶只是遣长史教谕罢了,但是对靖江王,却将其废黜并且高墙禁锢,犯了差不多同样的错误,却处以不同的惩罚,你难道不清楚这是为什么吗?”

    “就是因为亲戚关系远了,”张昭华道:“不是至亲,才不用徇私情,因为没什么情分可徇私的。同样的道理,等太孙有一日起来了,看这些叔叔们,怎能比得上自己的儿子亲,到时候他还能容忍这些叔叔们怙恶不悛继续为非作歹下去吗,他恨不得把这些罪状都公布天下了,然后名正言顺地收拾大家。现如今皇上让长史教导藩王,等到太孙手上,就是夺爵废庶人,给他的儿子留地方了,就算是咱们府上自问无愧,只要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