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文择 > 科幻小说 > 时空之头号玩家 > 第316章 冰之苇牙
    百文择【www.mengzeda.cn】

    正是因为如此,也就必然会导致每一只鹡鸰都极为看重自己的“羽化”,所以像原著中那样近乎儿戏的选择苇牙,是根本不合乎常理的。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在街上随便抓个男人结婚,并且还是不能离婚的那种。

    刚才07号「秋津」的反应,显然是系统修正了这一剧情bug后的结果,话说这才确切符合鹡鸰选择苇牙该有的正常反应。

    这可是前世的探索者攻略中不曾提到的任务细节。

    想想也能理解,玩家的鹡鸰大多都是干掉npc后直接抢夺过来的,既然有这么方便的羽化方法,干嘛非要做那最麻烦的首任苇牙呢?

    话题扯远了。

    罗戒此刻发现他正面临一个难题。

    是走,还是留?

    如果离开,就要错过三天以来遇到的第一只鹡鸰。

    可若不走,刚才的玩家已经用事实证明了,这只废弃编号并不是原著中那个一句话就能拐走的傻白甜。

    等等……或许未必没有办法。

    回想之前「秋津」所说的那句话,罗戒的脑中忽然闪过一道灵光。

    他从树丛后显露身形,毫不避讳意图的径直走向长椅上的「秋津」。

    「秋津」起初只当罗戒是无意经过的路人,直到罗戒停在她的面前,她才颇为意外的抬起头。

    “你也是苇牙吗?”

    “你感觉不到吗?”罗戒反问道。

    「秋津」那毫无生气的双眸中掠过一抹微不可查的哀伤,眼帘低垂道:“鹡鸰是可以感知到苇牙的,但我是一个坏掉的鹡鸰,既然不能羽化,也不能感知到苇牙的存在……”

    “我想要你做我的鹡鸰。”

    罗戒在「秋津」面前蹲下来,抬头坦然的盯着她的眼睛。

    「秋津」的周身再次弥漫起冰冷的寒气,眼神也变得逐渐凌厉。

    “你也想利用我吗?”

    “不,我只是想羽化你。”罗戒摇头道。

    听到「羽化」二字,「秋津」仿佛被触动了心中最柔软的部位,周身的寒气也徐徐散去,扶额轻声道:“我说的话你没听清吗?我是废弃编号,是不能被任何苇牙羽化的。”

    罗戒笑了笑,不以为然道:“不试试怎么知道,说不定我是特殊的呢?”

    「秋津」的眉头微微蹙起,似乎有些看不透眼前这个脸上带着温和笑容的年轻男人。

    最终她还是动摇了。

    毕竟无法羽化是她心中最深的伤痛,哪怕有一丝希望,她都想要去抓住。

    “如果你无法羽化我,我会将你完全冰封……唔?”

    「秋津」完全没料到对方的动作会那么快,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感觉自己的嘴巴被两片略显粗糙的嘴唇所覆盖。

    鹡鸰的身体构造与人类不同,她们的身体只对第一个有黏膜接触的苇牙有类似情欲的反应,也就是所谓的“羽化”,而并非亲吻本身导致。

    所以理论上来说,无法被羽化的「秋津」是不会对这个亲吻有任何反应的。

    然而,就在她正准备冰封面前这个不自量力的男人时,却发现对方的身旁突然凭空亮起了一颗如同小太阳般的明亮金色光球。

    紧接着,她只觉得额头上似乎有什么东西砰然碎裂,一股从未有过的暖流沿着她的喉咙瞬间游走全身,仿佛整个人泡在温泉当中,舒爽得不禁令人想要呻吟。

    这……难道是?

    「秋津」难以置信的张大了双眼,除了那个不敢想象的名词,她完全想不出其他会让她产生这种感觉的事情。

    这股突如其来的暖流最终汇聚在她的脖颈与肩胛交汇处,如同新生的雏鸟破壳,在身后喷涌而出,形成了一对极为美丽的金色光翼。

    「秋津」急忙在手中凝结出一枚冰镜子,只见额头上那刺眼的红色鹡鸰纹不知何时已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最为标准的后颈鹡鸰纹。

    “这……这是?我真的羽化了?”

    「秋津」的双手捂住嘴巴,晶莹的泪花满溢了眼眶。

    “说过,我是特殊的。”

    罗戒轻松的笑了笑,仿佛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事实上他也是在内心暗暗长出一口气。

    【the_seed】的「神之规则」技能,可以暂时性抹消目标的一项规则系能力,但这个限定其实是很笼统的,任何带有“绝对”属性的,都可以视作规则系能力的一种。

    就像上个幻境「德古拉」的不死身,尽管那只是一个诅咒,但由于「不死」特性的绝对,便被视作规则系能力予以暂时抹消。

    「秋津」是唯一一只无法羽化的鹡鸰,因此罗戒推测,她的“无法羽化”在这个幻境世界中也属于一种绝对性的限制力量。

    如果是这样,那么【the_seed】的「神之规则」就完全可以将对方身上的限制暂时性无效化。

    根据羽化的不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