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文择【www.mengzeda.cn】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宋朝夕有一副娇嫩雨润的冰肌玉骨,眼下穿一件樱桃红色绣花枝的肚兜,红色系带掠过锁骨,将她的饱满挺翘结实兜住,肚兜半遮的腰肢堪堪一握,玉腿修长笔直。她从床上爬起,任青丝垂下,扰过她的纤细的肩膀。起身后她眯眼喝了口茶,似乎并不满意,嫌弃地放下茶杯,手指托腮,满身慵懒。

    因打哈欠挂在长睫上的泪珠险险垂着,更添妩媚。

    大小姐的妩媚与一般女子不同,带着难言的风流气度,饶是看惯了二小姐那张长得一样的脸,青竹却还是忍不住惊了一下。

    近日丫鬟们偷偷议论,说二小姐显贵漂亮,才艺双全,是人人羡慕的对象,而大小姐是在扬州的姑奶奶家长大,那样小门小户的人家,远远比不上侯府显要,大小姐必然比不上二小姐这位京中贵女的典范,气度外貌都输定了。

    可如今青竹看到大小姐本人,才知那些人错的彻底。

    服侍宋朝夕穿衣时,饶是见惯了世面的青竹也忍不住红了脸,大小姐这身姿容貌,身为女人的她看了都羡慕,更何况外面那些男人,也不知道模样相同,却身体羸弱的二小姐看了,心情如何。

    与此同时,蘅芜苑内也一片忙碌,宋家二小姐宋朝颜正在梳洗了。

    宋朝颜早上起床时总是心气不顺,这是她多年的老毛病了,她坐在床边,皮肤苍白,嘴唇没太多血色,过了会丫鬟桃枝送来她每日都要喝的药茶,等她喝完气色转好,才替她梳洗。

    松枝有意替她选择颜色鲜嫩的衣服,压一压她身上的病气。

    “小姐可是在想大小姐?”

    宋朝颜回神,抿唇:“毕竟是我八年多没见的姐姐,这么多年没见,我都快忘了自己有个双生姐姐了,也不知道有个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姐姐,是种什么感觉。”

    松枝和桃枝皆是噗嗤一笑,桃枝带笑说:“小姐,您别说笑了,说是姐妹,可二太太和二老爷何曾把她当成亲生女儿?外人何曾知道有她存在?谁提起咱们侯府,谈论的不都是您这位才貌双全的小姐呀!”

    宋朝颜心中痛快一些,苍白的面色在胭脂的修饰下,有了红润。

    松枝见她终于有了笑意,又说:“即便容貌有几分相似,那位跟您也是不能比的,我不说别的,就您这模样身段,京城贵女中有几人能比得过您?听说姑奶奶嫁的是个落魄商人,那样的家境,又远在扬州,平日缺乏管教,模样气度都和您不能比,我看呀,该担心的不是您,而是她,只怕她见到您这位美若天仙的人儿后,会羞得没脸见人的。”

    宋朝颜轻笑,心中已然满意的不行,她还记得幼时母亲过于紧张她,冬日怕冷着,夏日怕晒着,不许她出门,有一次她站在窗口羡慕地看向外面的落雪,远远看到宋朝夕在雪里堆雪狮子,还用彩索金铃做装饰,堆得活灵活现。虽然爹娘疼爱自己,对宋朝夕一向不关心,可那一刻她满心不舒服。

    宋朝夕被送走后,她总算松了口气,府里那个跟自己长得一样的人终于没有了,她再也不用担心爹娘和老太太,把目光从她身上移到宋朝夕那了。

    她早已忘了那种妒恨的感觉,却在听说宋朝夕要回来时,心绪不宁。

    宋朝颜心中满意,面上却不显,“那毕竟是我姐姐,这话在我面前说说就算了,到外面胡说,小心被人拿了话柄。”

    松枝笑:“我们说的都是真心话,府里的下人们都是这样想的,都说那位肯定比不过您。”

    宋朝颜任她替自己打扮好,这才笑意盈盈地往前厅走。

    宋家虽名义上是侯府,可老太爷已经去了,大房的大老爷宋元忠玩物丧志,撑不起门庭,二房宋朝夕的父亲宋丰茂只在朝廷领了个闲差,宋家的孙子孙女最大的不过16岁,还未成亲,在孙女未嫁,不能为娘家带来荣耀,孙子还没考取功名,未能光宗耀祖的情况下,侯府的风光也只是表面。

    这一点,宋朝夕从侯府的吃穿用度上便可以看出。

    她由青竹带着往前厅走去,路过仿江南风的蜿蜒长廊,走到前厅门口。

    老太太正由丫鬟服侍着喝茶,本朝文人雅士都爱喝茶斗茶,这风气尤为盛行,宋朝夕这个远在扬州长大的都有喝茶的习惯,就别说京城的高门贵妇了。

    “老太太,大小姐来请安了。”

    宋朝夕敛袂向前,朝她微微屈膝,垂首道:“祖母万福。”

    老太太抬头端详一眼,眸中闪过惊艳神色。

    “你是朝夕?”蒋氏当真一愣,朝夕和朝颜是双生姐妹不假,这些年,老二家的没把这女儿放在眼里,她也只当这孙女上不了台面,再说家里的朝颜容貌掐尖,气质柔美,精通琴棋书画,已然是贵女的典范,要不是身子差,朝颜这才貌就是进宫也是使得的,她真以为宋朝夕再好也比不过自己的妹妹,谁知宋朝夕虽然长相和朝颜一样,却有种勃然的生命力,一颦一笑都透着鲜活。

    而她身段也是极好,细看时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