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文择【www.mengzeda.cn】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次日一早,宋朝夕起床给老太太请安时,便听说宋朝颜病了。

    蓝氏和谢氏但笑不语,宋朝颜每次生病总要有事发生,谢氏还给宋朝夕使了个眼色,要她自求多福。宋朝夕不动声色地扶着老太太坐下,没过多久沈氏进来了,她没好气地瞪了宋朝夕一眼。

    “你一回来,你妹妹就病倒了,事情怎么会这么巧?你还敢说不是你克的。”

    她说完,老太太没表态,蓝氏和谢氏在一旁伺候老太太用茶,也没搭腔,屋里安静得有些尴尬,沈氏蹙了蹙眉头,继续训斥:“我不求你为家里带来好运,但你总为家里带来厄运,心里该有点数才对,你妹妹比你小,你平日要对妹妹好一点,要多让着妹妹,别那般自私,什么事都想着自己。”

    宋朝夕倒也不气,只挑着眉头笑了:“母亲,你总说妹妹比我小,要我让着她,可我听府里人提起过,当年母亲生我和妹妹,这边我刚生出来,那边妹妹就出来了,双生姐妹,她比我小又能小多少?一盏茶的功夫都没有,也值得母亲拿年龄说事。”

    沈氏一愣,在她心里,宋朝夕是姐姐,朝颜是妹妹,什么事都该迁就朝颜,可要是细想,这俩人是双生姐妹,年纪确实一般大,但那又如何呢?姐姐就是姐姐,妹妹就是妹妹,大一口水的功夫也是大。

    “你妹妹身体羸弱,人也善良不爱争抢,她这种性子很容易吃亏,你这个当姐姐的不能只顾自己,什么事都要想着妹妹才对。”

    宋朝夕觉得好笑,摇了摇头:“母亲,她的身体弱,所以母亲把我送走,事事顺着她,凡事以她为主,这些年母亲一颗心都扑在妹妹身上,从未理会过我这个大女儿,而这一切不过是因为她身体弱,我身体好而已,我想问母亲一句,难道身体好也是一种罪?”

    沈氏一滞,气道:“你妹妹身体差,我疼她有什么不对?你连这点都要跟我计较?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要不是你被你克的,你妹妹怎么会病的躺在床上起不来?”

    宋朝夕心里嗤笑,起不来?跑得不比谁快?宋朝颜或许是比平常人要弱一些,可也没弱到那个地步,说到底就是知道生病是一件利器,能为自己带来利益,才会动不动装病,看吧,她一病沈氏就来找自己的麻烦了。

    宋朝夕看向十指丹蔻,漫不经心地笑了笑:“其实妹妹没母亲说的那般羸弱,无非就是脾气大了点,动不动就跟母亲撒娇歪缠,躺在床上要母亲去安慰,说起来妹妹已经及笄,到议亲的年纪了,像妹妹这样每天躺在床上享福像什么样子?要是病弱的名声传出去,谁家还敢来提亲?要我看,母亲可不能再惯着她,否则,谁敢娶咱们侯府这位娇滴滴的二小姐?”

    这话说完,沈氏暴跳如雷,恨不得要打宋朝夕,话里话外都说她嫉妒妹妹,又说她不懂谦让看不得妹妹好。蒋氏眉心直跳,心里却有了算计,宋朝颜跟容恒的事她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容国公府是京城最显赫的人家,尊贵无俩,就是亲王郡王也比不上,宋朝颜嫁给容恒是最好的选择,可宋朝夕说的没错,这些年,没有任何人上门给宋朝颜提亲,说到底是因为沈氏太惯着女儿,一有个风吹草动就让人去找大夫,宋朝颜体弱的消息就这样传了出去。

    宋朝颜身体不好是真,但有几次,宋朝颜为了跟庭芳抢封赏,故意装病,蒋氏也是看在眼里,原想着,有容国公府这个亲家,骄纵就骄纵点,左右侯府将来还要指望她,可如今国公府形势不明朗,沈氏还这样惯着女儿,若将来跟容恒的亲事不成,有谁还敢来娶一个病弱的,有可能生不出孩子,也没有主母款儿的女子?

    沈氏还想骂,蒋氏却不耐烦了:“我看朝夕说得对,你也不能事事顺着朝颜,天天躺在床上算怎么回事?这些年一个上门提亲的人都没有,你这个做母亲的心里就一点想法没有?”

    沈氏才不怕,反正容恒被她闺女吃的死死的,嫁入国公府不比什么都强?再说朝颜是病了啊,病了躺在床上有什么不对?

    “母亲,世子爷他……”

    “世子爷?这话你也说得出口!正经闺女又没有正式上门提亲,说出去平白污了自己闺女的名声,让人笑话!”

    “但是……”

    “行了,等他容国公府正式提亲你再跟我提世子爷,我也乏了,你就先回去吧!”

    宋朝夕走在长廊上时,沈氏追出来:“你这坏心的,就看不得你妹妹一点好,还在你祖母面前说三道四。”

    青竹和冬儿对视一眼,都暗暗着急,宋朝夕却一点不气,只笑着打了个哈欠:“母亲,我也是及笄的人了,马上就要嫁人,为人妻为人母,你对我说话最好好听一点,否则妹妹身体不好,说不定能活到哪一年,弟弟年幼,又有谁能做母亲你的依靠呢?”

    沈氏一愣,再抬头,宋朝夕已经走远了,沈氏气的不轻,指着宋朝夕的背影说自己生了个孽畜,竟然咒自己的妹妹。

    孙妈妈虽然跟沈氏一样,偏疼宋朝颜,也因为冬儿的事,记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