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文择【www.mengzeda.cn】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宋朝夕忽而觉得脸疼,想当初青竹说容国公长得俊俏时,她还不以为然呢,谁知打脸来的这么快,容国公比青竹形容的还要英俊几分,再说他个子高大,常年征战必然会为他带来杀伐决断的气势,不难想象他这双眼睁开时会有多出色。

    没想到书中朝夕的公公竟然这般美如冠玉,原以为容恒是出色的,但容恒和容璟一笔瞬间显得不够看了。宋朝夕心情复杂,不由自言自语:“国公爷,多有得罪了,朝夕将要为您把脉诊治。”

    她手指搭上容璟的脉,过了许久,心中已经有了判断,又扒开容璟的眼皮看了一下。

    平常给人看病做这番查看她并不觉得为难,可如今要她来扒国公爷的眼皮,她莫名觉得心虚,就好像下一秒国公爷就会跳下来找她麻烦一般。

    国公爷脉象并不好,也难怪圣上遍寻名医却始终治不好他,朝夕的医术得父亲真传,还算不错,却也束手无措。

    好在她还有仙草。

    她从袖中滑落手镯,这仙草药效极强,吃了能健体养肤,无病美容,有病治病,冬儿那么严重的崩漏两日就能治好,按照这药效,国公爷这情况,想必也用不了多久。

    然而这一切只是猜测,宋朝夕到底没用仙草替人治过重症,心里也拿不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她控制手镯,走入蓬莱仙境,将发绿的两三株药草揪下来,全部碾碎喂给容璟,好在这药草与普通药草不一样,沾了国公爷的舌头便消失不见了,不知是否是朝夕的错觉,她总觉得国公爷吃完药草后,比方才有神采了,肌肤也有了些光泽。

    宋朝夕正要离开,忽而发现容璟嘴唇上沾了一些药粉,沾在体外的药粉并不会很快消失,她笑笑,坐在床边撩起衣袖替他擦了擦,唔,国公爷的唇形十分好看,摸起来软软的,手感很不错。

    她做的差不多了,便又去了国公爷的书案旁,国公爷虽然不喜奢华,但用的东西都是一等一的好,就这笔墨纸砚,看似不起眼,却都是顶级的,宋朝夕活了两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好的,可见国公爷也是讲究的人。

    她鬼画符一番,写了满满两张纸,才站到容璟床边,笑着自言自语:

    “国公爷,我要回去了,下次再来给您看病,您说您好歹也是一表人才,怎么就生出这么个儿子呢?可见有其父未必就有其子,请您一定要好好活下来,您不知道您要是死了,您那棒槌儿子会做多么棒槌的事!”

    出门后,她把其中一张纸递给张焕,“服了我的药,国公爷必然会好起来。”

    张焕惊道:“你确定?这可不是能胡说的事!你给国公爷把过脉,应该知道国公爷的情况,天下名医都治不好,你冒然夸下海口,若是国公爷好不起来,皇上饶不了你!你这颗项上人头也别要了!”

    他是真的为宋朝小兄弟担忧,就宋朝小兄弟这身子骨,一看就是没吃过苦头的人,真要触怒了圣上,被关入大牢,怎么吃的了那样的苦哦。

    宋朝夕瞥他一眼,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扔给他,“我说国公爷能好就能好,你不信我也该信我的药方吧?药方我已经写在这了,信不信随你,对了,这是你友人要的生发秘籍,你务必嘱咐他内服外调,连用一个月,切不可怠惰。”

    张焕眨眨眼,面无表情:“你看我干什么?这是我帮友人要的!你这宋小哥实在有些好玩。”

    宋朝夕翻了个白眼,“我知道,你转告你友人就是了,至于国公爷……万万不可耽误了,一个时辰内必须煎药让他服下,否则后果自负!”

    张焕噎了一下,被她这冷若冰霜的做派唬住了,太医院的人都来看过,国公爷虽然还吊着一口气,可事实上也只剩这一口气了,天下名医没一个有法子的,宋朝夕却打包票能治好?他怎么就那么不信呢。

    张焕做不了主,又想起宋朝夕说的一个时辰,便让人匆匆赶去太医院请师父过来。

    老夫人听闻容璟的病情有转机,疾步赶来,急道:“能救我儿的大夫在哪?老身要亲自见他!”

    张焕行礼,沉吟道:“老夫人,宋大夫已经走了,他只留下药方,嘱咐我一个时辰内煎好让国公爷服下,还夸海口说必然会让国公爷醒来,可这药方开的有几分奇巧,和我们平日诊治的路子不同,我一时拿不准是否该给国公爷换药,若冒然换药,这其中的风险……”

    顾氏由杨嬷嬷扶着,原本富态的老太太因为次子的病茶不思饭不想,已然被折磨的不成人形。

    老夫人思忖片刻,由杨嬷嬷扶着在太师椅上坐下,才问:“张太医,你说这药方有几分奇巧,那老身问你,照你看来,这药方能用还是不能?”

    张焕没有立刻回答,这段时间张焕面见了不少名医,大部分名医都十分守旧,唯独宋朝看着有点不着调,开的药方却十分大胆,思路也是对的,经得起推敲,只是国公爷身份特殊,皇上日日都要召见太医院的人询问国公爷病情,冒然改变药方,按理说是要上报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