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文择【www.mengzeda.cn】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轿子在门口停了许久, 侍卫们还没检查完毕,京城的百姓们闻讯赶来,国公爷大婚本就不少围观群众, 如今人群聚集,更是把侯府门口围的水泄不通。

    雕花窗户,装饰着大红绫罗帷幕的屋檐式花轿十分气派, 一看就不是寻常人家享受的起的, 这就罢了, 从侯府抬出的轿子已经有数十抬了,却还是源源不断地从侯府出来,国公府离侯府有数里地,第一抬嫁妆进了国公府, 这后面的嫁妆还没出侯府。

    真是十里红妆,叫人开了眼界。

    然则就是这些嫁妆也是不值一提的, 要知道从扬州来的这数十辆马车,车车载满货物,好几匹高头大马拉着马车却还是行走艰难, 把车炉子都压变了形,足见这马车里放的都是满满的嫁妆, 一群侍卫挨箱检查, 忙活了好半天也没把嫁妆检查完,掀起的马车车帘叫围观的群众们看了个大概, 那箱子里不是雕漆家具就是碧玉翡翠、金银珠宝,没一样寻常货色, 样样都叫人大开眼界, 恨不得朝前站一站,看得更仔细些, 回头也好讲给家里的婆娘听。

    国公爷是众人心中的英雄,他年少时便征战沙场,如今边关战乱已平,国泰民安,皇上也因此推行休养生息的政策,民众们得了好都感念这位玉面战神的恩情,听闻国公爷还没醒来,皇上给国公爷赐婚冲喜,众人都想来看一看,给这对新人送个祝福。

    民间有传言,这侯府大小姐在侯府并不受宠,模样也不出众,否则为什么京城没有关于她美貌的消息流传出来,众人还都在议论,说这大小姐肯定配不上国公爷,谁料这嫁妆一出,谣言不攻自破,不论侯府是不是宠爱大小姐,只说这一辆辆马车,这大小姐若不是个受人喜爱的人物,谁会给大小姐准备这么多嫁妆?说到底,是大小姐人漂亮性子又好,才能获得这份宠爱啊,只从这一点,大家就不难推测,这大小姐跟国公爷一定是极其相配的璧人。

    等了许久,还没等到队伍离开,府内的蒋氏面带疑惑,蹙眉问:“怎么回事?方才拦门时一个个急着走,怎么这时倒不急了?”

    管嬷嬷张头朝外看去,看到扛夫正在抬嫁妆,也摸不准是什么事,便叫了一个从前厅回来的丫鬟,“外头怎么了?”丫鬟看她一眼,低头道:“好像是扬州的姑奶奶家,送了几十车嫁妆来送给大小姐,据说那些嫁妆比我们侯府出的都多了,金银珠宝一箱箱的跟不要钱似的,大家都在议论,说是公主出嫁都没大小姐气派。”

    蒋氏在屋内听到了,脸猛地一白,骤然站起身:“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丫鬟吓得立刻跪下了,“不是奴婢说的,是别人这样议论的。”

    蒋氏面色不变,心里却炸开了,手紧紧攥着一方锦帕,表情渐渐扭曲:“那小蹄子嫁的是个落魄商人在,怎么会有那么多嫁妆送?你一定是听错了!这是不可能的事!”

    丫鬟快吓哭了,她只是个外院丫鬟,根本不知道内院这些弯弯绕绕,看样子老太太是不喜欢姑奶奶了,可她又没撒谎。

    “老夫人,我没听错,姑奶奶家的四位公子都来了,现在正骑马在门口呢,说是带着嫁妆给大小姐送嫁来的,人群里有人眼尖认出来,据说……”

    “说什么?”蒋氏眼睛缩了一下。

    “说……说这四位公子是扬州首富之子,说姑爷他现在已经是扬州首富了,如今不仅做药材生意,还是一位地道的盐商,单单都有大利息。”

    蒋氏晃了晃,身子不稳,要不是管嬷嬷及时扶住她,她差点就站不住了,别人不知管嬷嬷却是懂的,蒋氏原就不喜欢姑奶奶的亲生母亲,恨对方抢了老侯爷的宠爱,那位姨娘生前是专房之宠,要不是蒋氏谋划着,还不知生出多少不省心的东西出来,还好最后只留了个不成器的丫头,那位姨娘身子不好早些年就去了,谁知人不死倒罢了,死后更为老侯爷挂念,每年清明,老侯爷都要去姨娘的墓前坐一整天,蒋氏怎能不气?老侯爷去了之后,蒋氏就把姑奶奶嫁去扬州给一个落魄商人做妻,既地位低下又没公婆帮衬,料想这位姑奶奶也就这样了,谁曾想,姑爷竟然成了扬州首富。

    也不怪侯府不知道,姑奶奶出嫁都是20年前的事了,扬州路途遥远,侯府多年不和那边有联系,蒋氏不把庶女放在眼里,渐渐的也不再关心庶女死活。

    “好啊!宋朝夕竟然敢骗我,真是好样的!”蒋氏很恨地喊了一声,两眼一闭晕了过去。

    门口的炮竹声接连传来,宋朝颜坐在院中听得心烦意乱,来往的丫鬟都在压低声音议论着什么,侯府今日有许多客人来访,热闹非凡,听闻皇上今日还要去国公府吃喜酒,这般体面是宋朝夕从她手上抢过去的,这本该是属于她的亲事,她的荣华富贵,如今却都成了宋朝夕的。

    宋朝颜掩帕咳了两声,不耐地蹙眉:“怎么还没走?”

    桃枝哼道:“说不定人家国公爷醒了,不想娶她,这会正要退婚呢。”

    宋朝颜心里刚舒坦一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