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文择【www.mengzeda.cn】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宋朝夕不动声色地打量顾颜, 她穿一袭大红金枝线叶纹长褙子,头上戴着赤金嵌红宝石石榴发簪,配套的红宝石耳坠, 满身的大红色,按理说这红胜火的颜色应该衬得她更为明艳才对,只可惜她身材纤细, 个子又不高, 穿大红色的褙子已经有些过火了, 又配戴着红色发簪和耳坠,总给人头重脚轻之感,莫名让人想起被花朵压弯枝头的红玫瑰,你总担心下一秒那枝桠就会折断了。

    叫宋朝夕没想到的是, 眼前这人跟宋朝颜并不很像,怎么说呢, 像是有一些像的,细看之下眉眼神韵都叫人觉得眼熟,只是俩人骨相完全不同, 眼前的顾颜面部轮廓比宋朝颜更明显一些,也有一种难掩的病态, 那苍白的面色简直和宋朝颜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不过顾颜和宋朝颜一样身子骨都十分羸弱, 这种羸弱的气质骗不了人,她身上甚至带着宋朝夕熟悉的药味, 若顾颜不是宋朝颜,又怎么会这么巧, 俩人连吃的药味道都一样?

    宋朝颜恐怕做梦也想不到, 她是一个大夫,对药味极为敏感, 闻味便能大概推出对方的用药,宋朝夕内心忍不住嗤笑一声,想不到顾颜真是宋朝颜,宋朝颜真的嫁进来给她做儿媳妇。

    妙!真是太妙了!

    她原想着要做一个良善的婆婆,不能磋磨儿媳妇,不能整日叫儿媳妇在身前伺候,可现在她改变主意了,她就要做那传说中的恶婆婆!叫宋朝颜日日请安伺候,叫宋朝颜知道,做人儿媳妇是什么滋味!

    容z和宋朝夕并肩走入大堂,容z进去时阖屋的人都停住笑,甚至有几人还站起来,端庄地立在一旁,老夫人笑着招呼她过去坐,于是宋朝夕便很自然地坐在容z边上的上座上。

    顾颜,不,是宋朝颜在一旁恭敬地垂着头,眉头忍不住蹙起,宋朝夕走路腿又一瘸一拐的,虽然被裙摆挡住,却还是能看出来,她刚成亲自然知道女子洞房后是什么样子,宋朝夕这样走路是为的什么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只是昨日明明是她的洞房花烛夜!宋朝夕这般凑热闹干什么?国公爷都这个年纪了,怎么还能让她这样?难不成武将体力真的都这么好吗?

    而昨日她虽然也洞房花烛,可容恒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他喝了不少酒,草草了事,根本不顾及她的感受,她疼得厉害,身子承受不住,也感觉不到一点欢愉,只能咬牙忍耐着,好不容易熬过去,只觉得松了口气。正因为如此,她昨夜几乎没睡好,今日又顾着给婆婆请安,卯时便起床洗漱了,眼下她面色苍白,嘴唇没有血色,皮肤亦十分干枯,眼底乌青挡都挡不住。

    反观宋朝夕穿着浅金色五彩刺绣镶边撒花对襟褙子,头戴镶嵌异形南珠的步摇,脖子上更是挂着两层珍珠,明明路都走不稳了,却依旧容貌i丽,皮肤细腻得像是能掐出手,眼下甚至连一丝乌青都没有,状态好的不像话。宋朝夕模样依旧便算了,偏偏衣着打扮比以前更富贵,别的不说,光是她脖子上的珍珠就叫顾颜眼睛都要瞪圆了,南珠如此珍贵,宋朝夕脖子上这一串,颗颗晶莹饱满,定是合浦珠之最,一颗价值万两,寻常人戴一颗就了不得了,宋朝夕竟然戴一长串,且看样子就是随便一戴,根本没把那珍珠放在心上。

    顾颜满心不舒服,她卯时起床,如此恪守礼仪,战战兢兢,甚至早早就到了这里等着,却禁不住宋朝夕这婆婆来得晚,纵然她多有谋划,可真到了这一步,她还是心气难平,她终于如愿以偿嫁给了世子爷,可让她糟心的是,她竟然做了宋朝夕的儿媳妇!一想到宋朝夕是她婆婆,她就忍不住想要呕血,好在宋朝夕并不知道她是宋朝颜,她在明,宋朝夕在暗,以后谁胜谁败还说不准呢!

    容恒拉了拉她的衣服,顾颜才回过神来,她垂眸敛住眼中的算计,跟容恒一起跪下。

    容恒:“父亲请喝茶。”

    容z神色淡淡,接过茶抿了一口便放在一旁了,容恒又端起一杯递给宋朝夕,端茶时他手莫名抖了一下,茶水稍稍溢出,差点烫到宋朝夕,容恒下意识看向父亲。

    容z眉头紧锁,脸色骤然沉了下来,容恒有些懊恼自己竟犯了这么低级的错误,他硬着头皮说:“是儿子礼数不周,让母亲见笑了。”

    容z沉沉看他两眼,才转头问宋朝夕:“没事吧?”

    宋朝夕眉头紧蹙,怀疑他是故意的,可这么多人看着,容恒应该没那么蠢。

    其他人都过来关心她,老夫人看向宋朝夕的手,烫是烫没烫伤,毕竟茶水也不是很热,只是容恒三番两次怠慢宋朝夕,只怕心底对宋朝夕这个继母是极为排斥的,可纵然再不喜,面上也不能有疏漏,这是世家子弟必备的修行。宋朝夕知道这不是卖惨的时候,她挂上招牌假笑,极为深明大义地说:“国公爷,妾身没那么娇柔,想来世子爷也不是故意的。”

    老夫人点点头,又拍拍她的手。

    容z见她无碍,便也没追究,这么多人在,他总要给容恒留面子,更何况容恒昨日刚成亲。

    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