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文择【www.mengzeda.cn】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宋朝夕有些不自然地背过身, 天已经凉了,她站在那有些不知所措,过了会咬咬牙抬手继续扣肚兜的系带, 红色的系带被打出一个精致的结,落在她纤细的背上。

    外头似乎起风了,小楼的窗棂被吹的猎猎作响, 烛光摇曳, 衬得人脸色难辨, 容z神色如常地走到屏风后,靠在她耳边,以只有俩人能听到的声音说:

    “朝夕,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他眸色发暗, 宋朝夕也不是第一次看到他这种眼神了,她很认真地思考一下, 偏头问他,“我的回答重要吗?”

    “倒是不重要,”容z闪过笑意, 他靠近一些,把她抱起塞进被子里, 他细长的手指摩挲着她脸颊, 慢慢移到唇角,落在她轮廓清晰的唇上, 不容选择地问,“今儿个是快一点还是慢一点?”

    宋朝夕忍不住就想笑, 转而一口咬住他的手指, 啊呜一声。什么快一点慢一点,不都是折磨人吗?世人眼里端方冷肃的国公爷, 下属眼中刚正不阿的将军,怎么就知道折腾她呢?

    她这时眼睛瞪圆了,有些孩子气,像一只咬人的小狸奴,容z逗宠物一样,笑着动了动手指,她贝齿咬的实实的,随着他的动作微微晃动,却坚持不松手,他一时没拿出来,有些无奈地摇头,“怎么跟小孩子似的?”

    宋朝夕挑眉,“小孩子能让你一夜洗三次澡?”

    容z后背一僵,随即失笑:“松开。”

    宋朝夕摇摇头,有恃无恐,继续咬着他的手指,眸中带着明显的挑衅。

    容z挑眉,以巧劲捏住她的下颌,宋朝夕并未觉得疼,嘴巴却被迫张开,口水差点流下来了,宋朝夕委屈地呜呜两声,又不能说话,像狸奴以眼神可怜兮兮地求饶,求饶不行再软软地撒娇,花样不是一般的多。

    她眼睛湿漉漉的,像是被人欺负了似的,容z欣赏够了她的表情,才笑着松手,“还不傻,知道示弱。”

    她当然不傻了,识时务者为俊杰,不过他真是神了,捏的她下巴动也不能动,却一点劲儿都没使。宋朝夕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翻一半发现国公爷满目促狭地打量自己,又急忙打住,差点眼珠抽筋了,眨了好久眼睛才恢复过来。

    容z笑意渐浓,他亲亲她的嘴唇,没再问她意见,挑起薄被将俩人蒙在被窝里,眼前陡然一片黑暗,等宋朝夕反应过来,便只能蹙着眉,无助地抓住身下锦被,气喘吁吁地求饶了。

    次日一早,容z起床时床上的人还在睡着,他去了净房,换衣服时,一个丫鬟走进来,“国公爷,奴婢替您更衣。”

    容z淡淡地看她一眼,沉声道:“不必。”

    那丫鬟却不死心,仰起头露出一张巴掌小脸,眼睛湿漉漉地盯着他,“国公爷,就让奴婢伺候您吧!奴婢很会给人梳头。”

    容z眼神渐渐冷了,他盯着她看了好一会,直到那丫鬟忍受不住他某种的寒意,猛地跪在地上,“国公爷……”

    “你叫什么名字?”容z淡淡地开口。

    丫鬟像是要被吓哭了,垂着头回道:“奴婢名唤黛儿。”

    容z不再说话,继续系自己的扣子,黛儿看他一眼,有些摸不透他的心思,国公爷沉着脸时实在有些威严,家里不少下人都怕他,听闻国公爷手握重兵,经常替皇上处理一些棘手的事,当年国公爷把皇上扶上这个位置,那双手是被血染过的,黛儿一个内宅的丫头自然不敢违逆他,可国公爷没说话,这是不是某种默认?她有个友人,是和她一起伺候内院的二等丫鬟,前儿个友人被大老爷收了房,友人提点过她,说这府中谁都不如容国公有威严,友人说黛儿模样身段都是顶尖的,又有一双三寸金莲,男人都爱这副模样的女子,黛儿如今在湖心小筑伺候,近水楼台先得月,要是把握住机会,说不定能被抬个姨娘,届时可就飞上枝头了。

    黛儿胆子小,虽然一直有这个心,却不敢付诸行动,平日里容国公晨起便去练武场习练,回来后总要和夫人见一见,夫人又是个狐媚子,整日缠得容国公下不来床,就拿昨日来说,她原以为会有机会,谁知国公爷叫了三次水,她给国公爷抬水时,远远瞧着国公爷抱住夫人,夫人刚承欢过,在国公爷怀里媚态横生,娇艳欲滴,那般绝色叫人心生自卑。

    今日国公爷晨起时夫人都没起,黛儿觉得夫人太恃宠而骄了,自古以来女子都要伺候男子的,哪有夫君起了,女子却贪睡的?夫人哪好意思叫国公爷抱她洗澡净身?在黛儿看来,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根本不可能发生。若是她伺候国公爷,一定日日替国公爷更衣洗澡,把国公爷伺候的舒舒坦坦的。

    黛儿犹豫片刻,壮着胆子走上去,软声说:“爷……我替您更衣吧。”

    容z眸色陡然沉了,他冷冷看她一眼,这一眼把黛儿吓得头皮发麻,慌乱之下猛地跪下了。

    “国公爷饶命,黛儿只是想伺候国公爷更衣。”

    “梁十一!”容z喊了一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