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文择【www.mengzeda.cn】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顾颜摸着自己回春的脸, 不复之前的慌乱,悠然抿了口茶。

    薛神医喜欢谁讨厌谁跟她没有任何关系,她并不在意, 她本来就要对付宋朝夕,薛神医喜不喜欢宋朝夕并不在她考虑的范围内。丫鬟开了北边的窗子,冷风吹入, 顾颜不觉咳了起来, 薛神医递了杯药茶给她, 等她平复一些才道:“你的情况是越来越严重了,若是不能取心头血治病,只怕你的身子耗不起。”

    顾颜眉头越蹙越紧,她现在听到“心头血”三个字已经烦了, 偶尔她会想,为何她非得要宋朝夕的心头血才能续命?老天凭什么要这样惩罚她?宋朝夕手段厉害, 又有国公爷撑腰,她安插的人连靠近湖心小筑的机会都没有,她就算动了心思也很难有下手的机会, 只可惜这具身子越来越虚弱,偶尔顾颜睡觉时看向漆黑的屋顶, 都觉得这事走入了死局。

    她做不到, 如今的她拿宋朝夕一点办法都没有。

    薛神医今日亦做男装打扮,她身形与一般的男子还要高一些, 面部轮廓有几分男人的俊朗,乍一看, 与男人无异。她每日出门问诊, 很少有人怀疑她的性别。薛神医坐在香炉前,闻着淡淡的檀香味, 轻声道:“府里没法下手,就出去找机会,总有办法的,我可提醒你,如果她活的好好的,就注定你自己没救了,要谁活下来,你自己想清楚。”

    顾颜沉默片刻,这还用选择吗?谁不想自己活下来?顾颜缓缓抬头,“薛神医,我要找你要一样东西……”

    回府的路上顾颜一直都在闭目谋划,她刚进院门,琳琅便端着温好的粥进来,“世子夫人喝点粥吧。”

    她偷偷打量顾颜紧致的面部,有些意外,明明早晨起床时还是松垮的,怎么只出去一趟,过了几个时辰,面部便如此紧致了?仔细看能看到顾颜面部残留的针孔,密密麻麻的针孔间,隐隐有一条线紧紧提拉着,莫非世子夫人皮肤紧致是用针扎出来的?那得多疼啊,又得多费力才能把面部松垮的皮肤提拉起来?琳琅虽则不懂医术,可只要想到那过程,便觉得面皮一紧,疼得厉害。她又惊又怕,低着头把粥放下。

    屋里熏着香,顾颜懒懒放下手中的琴谱,调羹搅动着粥,略显烦躁,“世子爷现在在哪?”

    “听说世子爷去书房了,世子爷或许是忙于课业,一日不来也是常有的事,”琳琅垂着头,欲言又止,“其实男人不来女人房里是常有的人,这世间男子有几个能日日守着女子的?越是有能耐的男子越是少不了莺莺燕燕,世子爷这样的身份,夫人您实在不应该想不开,管那些女子干什么?您只管生下嫡子,坐稳正妻之位,如此,不论世子爷身边换了谁,您都是头一份的。”

    顾颜眉头越蹙越紧,男人不来女人房里是常有的事吗?仔细想来,母亲便时常独守空房,父亲不去正妻房里,便会去谢姨娘或者通房那留宿,世人都说姨娘不足忌惮,通房外室地位卑贱更不值得一提,就连母亲都不把那些个通房姨娘放在眼里,觉得她们卑贱如蝼蚁,认为男人睡在别人那并没什么,只要生了孩子稳固正妻的地位,其他都不重要。可真是如此吗?她喜欢容恒,并不愿意和别的女子分享他,一想到他会睡在别人那,就恨不得吃那女子的肉喝那女子的血。

    她眼眸收紧,淡淡道:“你传话给世子爷,就说我等他一起就寝。”

    琳琅低头应是,她出去时,顾颜懒懒翻了几页琴谱,却怎么都看不进去,过了会琳琅回来时头都不敢抬,“世子爷说他今夜很忙,就不来夫人这了,让夫人您早日歇着。”

    顾颜手渐渐攥紧,面上却装作不在意,“既然今日忙那就等明日吧。”

    扇外才微微透亮,宋朝夕便从床上下来,国公爷早已不见人影,她伸手摸向旁边的床铺,那里冰凉一片,想必他已经走很久了。宋朝夕赤脚踩在地上,来到窗牖前,推开窗子望出去。平静的湖面似一面镜子,湖边那圈树的叶子落了一地,府中定期会有工人来打扫这片湖,这次不过几日没来,便有这么多落叶了。梨子就要下市了,黄澄澄的梨子吃不完,宋朝夕便让人存在地窖里,等冬日来时拿出来做冻梨吃。

    她梳洗好去陪老夫人吃了早饭,便转身去了容媛院中时,容媛正在荡秋千,见到宋朝夕嘟着嘴不开心,“婶婶。”

    她抱住宋朝夕,忍不住在婶婶胸口蹭了蹭,唔,婶婶身上好好闻,味道缠绵又清冽,让人吸一口就上瘾了。二叔真是幸福,二婶漂亮便罢了,身段还风流,她偶尔抱着二婶婶时,脸碰到二婶婶柔软的那团,都忍不住红了脸。明明差不多年纪,怎的她就这般干瘪,二婶婶却这般丰盈饱满?

    老天太不公平了。

    宋朝夕觉得好笑,挑眉冷呵:“抱够了吗?你以为你抱几下,你也会变大?”

    容媛气鼓了嘴,“人家就小一点怎么了?本朝女子亦清瘦为美,我这样的才受欢迎好吗?二婶婶你这种大的实则已经过时了,并不被文人骚客所喜欢,他们亦不会作诗来称颂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