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文择【www.mengzeda.cn】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宋朝夕叫来陈金忠, “帮我去查个人。”

    陈金忠替姑父家做了这么多年事,在京城人脉甚广,查胡四这样的人对陈金忠来说并不算难事。她把胡四和程妈妈的相关消息告知陈金忠, 隔了半天,陈金忠就带来了消息,说程妈妈的儿子名叫胡四, 如宋朝夕预料, 是个不折不扣的混子, 平日吃喝嫖赌,不干正事,因沉迷赌博,甚至把家中田地屋子都给抵押了, 只去年,胡四前前后后就输了五百两银子。

    五百两?宋朝夕眉头紧锁, 要知道时下十多两银子够普通百姓一家一年的开支了,五百两可不是一笔小数目。程妈妈是程氏陪房,经年的老人了, 每月月例不低,却也仅有十二两银子, 即便她不吃不喝一年也不过一百多两积蓄, 胡四随随便便就输了五百两,抵得上程妈妈四五年的月例了。一个混子哪来这么多的钱?宋朝夕沉吟:“你先找人帮我盯着, 留意他的一举一动。”

    陈金忠应下,将香宝斋这个月的账务交给宋朝夕, 这个月香宝斋的账目可谓极其好看, 从前香宝斋就是宋朝夕姑父名下不起眼的小铺子,一直没什么营收, 但胜在铺面被买了下来,铺子就算不赚什么,这地段上好的铺面,一年的租金也不低了,被送给宋朝夕做陪嫁后,香宝斋的小厮娘子都猜测大小姐会收掉铺子把铺面租出去,谁料大小姐迎难而上,做出了西施粉和养颜膏等好东西,做的美容棒更是轰动京城,如今京城贵女谁手里没有一根美容棒?

    陈金忠管了多年铺子,自然心头高兴,他觑了大小姐一眼,又笑道:“这个月净利润有两万多两,要不是玉石的原材料跟不上,指不定能赚更多。”

    宋朝夕笑笑,“人皆有从众心理,很容易被外界影响,若美容棒供得上,不用排队不用等,买的人或许也不会这么多,如此一想,供应不上倒也不是坏事。”

    陈金忠连连点头,“前些日子我收到夫人的来信,夫人说极想小姐,想抽空来看看小姐。”

    宋朝夕一直和姑母有书信往来,只是扬州与京城相聚甚远,有时夏日写的信到了秋日才有回信,总要隔一段时间,好在宋朝夕也没什么急事,便反季节和姑母通信,还给姑母送了一些西施粉养颜霜和美容棒过去。“姑姑说什么时候过来吗?”

    “夫人没明说。”

    这才是她真的娘家人,宋朝夕笑道:“如果姑母来京,第一时间告知我。”

    这段时间,宋朝夕源源不断地把玉石送进蓬莱仙境的仙泉里浸泡,陈金忠把做好的美容棒送来时,她告诉陈金忠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用独家药液浸泡,陈金忠知道她会医术,也没觉得奇怪。为了节约成本陈金忠送来的玉石都是普通级别的,只有普通级别的玉石才能供货及时,若是用年头久远的玉石翡翠,很难及时供货。不过玉石如何对宋朝夕来说没有任何影响,哪怕是棉絮极多的玉石,经过泉水浸泡,也能变得晶莹剔透。

    上次各家夫人回去后,宋朝夕的美容棒和养颜霜西施粉都受到了京城闺女的欢迎,每日都有不少人排队购买或预定,即便如此,也供不应求,梁夫人前几日便捎来消息,说她想送一些给娘家的姑姑和嫂子,预定许久没有预定到,叫宋朝夕千万帮她开个后门,宋朝夕便从新到的一批货里挑了几个用三道鎏金铜箍的烤漆盒子包装好,给梁夫人送了去,梁夫人感激不尽,还特地写信夸宋朝夕是个大气的。

    宋朝夕自己每日也有一个美容棒,泉水泡过的美容棒触感冰凉,每日用在脸上都有镇定肌肤的功效,效果比直接吃仙草还好,以至于宋朝夕最近吃腻了仙草,每日都用美容棒滚面,她还发明了一套手法,从下巴出往颧骨的方向滚,眼下平行往上提拉,用到眼部时,宋朝夕觉得美容棒太大,不方便用在眼部,又画了图给陈金忠,叫陈金忠定制一批小的玉石来,专门用在眼部的。

    如今,宋朝夕发现购买美容棒的绝大部分是高门贵女,价格不是问题,当务之急是要把美容棒制作得更为精良,比如说手柄可以加上绘画烤漆,比如说扁圆形的珠子看腻了,还可以换成圆球状的,一个珠子如果效果不够,可以用两颗珠子并行,除了面部还可以用于身体美容。

    宋朝夕想法很多,原以为美容棒定然可以畅销一段时日,谁知就在这个月,香宝斋的营收忽然直线下降。

    外头下雨了,雨夜湖心小筑像是与世隔绝一般,只余雨声了,屋中点了香炉,野风吹得窗子猎猎作响,吹歪了烛火,光线不时晃动,宋朝夕蹙着眉头,就着昏暗的光线翻看手里的账目,上个月香宝斋营收有两万两,本月却仅有一万四千两,其中减少最多的是美容棒的销量。

    美容棒原是卖的最火的,前些日子也一直排队,怎的忽然间会这样?

    容z收了伞,宋朝夕放下书走上去,踮脚替他解开披风,她手指微凉,触在他脖子上时,被容z握住,他蹙眉,“怎么不多穿一点?今日是谁当值?”

    冬儿很怕他,差点要哭了,“是奴婢当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