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文择【www.mengzeda.cn】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容z伸出手指让她咬, 她便一口咬上去,因刚睡醒,眼睛还有些迷糊。他知道她不爱生气, 有些事本可以不放在心上,但是听到了未必毫无感觉。本朝人对于逝者向来极其尊重,生者不能妄议逝者, 更何况那人是容恒的母亲, 容恒已经成家立业, 作为国公府的世子爷他需要体面。容z跟这个做父亲的不便多言,说多了倒显得冷血。

    但他其实不愿她受委屈,很多事并非她想的那般。

    宋朝夕不客气,咬在他手指上, 削葱一样的指尖勾着他的革带,将他拉近自己。

    他唇角摩挲她的耳垂, 二人呼吸交缠,宋朝夕叹息一声,“你惹我生气, 你都不哄我。”

    容z心又软了些许,他抚着她柔软的发, 声音清明:“朝夕, 有些事不是你想的那般,过去的事我不愿再提。不要胡思乱想, 你如今是国公府的女主子,若是不喜欢某个下人, 直接叫人打发了便是, 倒也不必让自己不痛快,你且记住, 你嫁给我,是不必受任何委屈的。”

    宋朝夕心间没一点波动是假的,不可否认,今日听了程妈妈的话,她心里极其不痛快,只是后来想明白了,他没有做错任何事,但她毕竟是续弦,也是自己主动求嫁于他,容z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她从来都没问过。宋朝夕手指在他革带上绕啊绕啊,声音如一滩春水,“国公爷醒来时得知我嫁过来替你冲喜,心里应该不痛快吧?”

    容z明显愣怔,在她耳边问:“你怎么会这么想?”

    “你一直没续弦,外人都说你念旧情,说你怀念亡妻,据说之前有很多人给你安排相看,你都没同意,我……最多算是蒲柳之姿吧,就这样被强塞给你,你会没一点想法?”宋朝夕挑眉。

    容z眼中闪过笑意,“也不知羞,说什么蒲柳之姿,不就是想让我夸你貌若天仙吗?”

    宋朝夕忍笑,“倒也不必夸,国公爷还没回答朝夕的问题呢?最初国公爷见到朝夕,是怎么想的?”

    烛火摇曳,容z思绪回到初见她的那一天,那日他初初醒来,她站在他床头,一袭男袍,满身矜贵,他便多瞧了几眼,后来被告知她是他冲喜的妻子时,他确实是意外的。但宋朝夕替他冲喜给他治病,他心里感激,也曾想过若她有别的想法,便放她自由。她医术好,若是不被困于内宅,也该是人人称颂的神医了,没有谁规定这世上的女子就该浆洗做饭,生儿育女,女子也可以行医教书,和男子一样征战沙场,不过她这性子很有意思,后来他竟慢慢觉得有一个人在他身旁,和他挤一张床,分他一半的屋子,渐渐分走他的衣橱,也不是多么难以忍受的事。

    他一直沉默,宋朝夕嫌无聊,手指在革带上缠绕了几下,革带上金色扣子的纹路有些特别,宋朝夕第一次替人解革带,有些弄不懂这革带怎么解,捣鼓了半晌。她手指就在他腰上来来回回,前前后后摸了好几次,都没把革带解开,容z阖了阖眼,忍不住叹息一声。

    她真是惯会折磨人,这样子谁能受得住?他又不是活菩萨,他本就是武将,日日习练,她这样真是要人命了。

    “朝夕,革带不是这样解的。”

    宋朝夕挑眉,“剃须我都会,何况区区革带?”

    容z想到那日剃须引来的风波,不由沉默。昨日下朝后皇上还暗落落炫耀,说他妃子非要给他剃须,拦都拦不住。

    宋朝夕在他革带上来回摩挲,容z捏住她的手指,宋朝夕被捏的一疼,无辜地看他,“国公爷,你家暴啊?”

    容z垂头看向连红都没红的手指头,懒得再跟她多说了。

    好在她顺势解开他的革带,他袍子松散,外衣很快被扒下了,宋朝夕抿唇,“爷你不说话是什么意思?床上床下话都那么少,你在朝堂上也这样?皇上问你对一件事怎么看,你不说让别人猜,皇上的耐心有那么好吗?”

    容z失笑,“皇上的耐心约莫比你好一些。”

    宋朝夕抿唇一笑,“也是,你和皇上在一起的时间比我都多,你平日那么忙,早出晚归,跟皇上朝夕相对,我仔细想了一下,你好像只有在床上时是完全属于我的。”

    她模样爱娇,容z怜惜地亲她耳垂。

    “你这吃味来的莫名其妙,那是皇上,我难不成还能跟皇上有什么?”宋朝夕刚要说话,被他捂住嘴唇,他手还捏着她的手指,神色比方才正经许多,“朝夕,听我说,我原先得知自己成亲时,自然是吃惊的,从前不续弦不是因为别的,不过是忙于国事,又没遇上合适的,顾不上那些。你不是小猫小狗,纵然是我母亲做的主,想强塞一个人给我,也是绝不可能的!你比我小这么多,嫁给我我总觉得委屈了你,可让我把你让出去,也是做不到的。”

    他看似没脾气,其实想要什么自己很清楚。

    宋朝夕顿了顿,似乎对他的答案还算满意,便抿唇笑,“那国公爷至少是有一点喜欢我的吧?”

    容z微顿:“一点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