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文择【www.mengzeda.cn】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程妈妈打听才发现, 光是去年府中年关采买便花了一万余两,程妈妈眼都直了,她从前在家时, 一家十口人年关花费不足三两银子,寻常的困难户,能花个一两便不错了, 国公府还真是响当当的大户, 一花就是上万, 程妈妈从前只知道国公府花钱如流水,却未曾想竟然花费这么多,但想来府中四五百人,开销不可能小, 若是她正能把这采买管家一职弄下来,以后她在府中可就要横着走了。

    她是世子爷面前的老人了, 这点小事,世子爷不可能不帮忙。

    天是阴的,日光朦朦胧胧照进来, 容恒手中拿着书卷,闻言才从书里抬头, 淡淡地蹙眉, “采买?我倒是没听说还有这事。”

    程妈妈满脸堆笑,世子爷是她看着长大的, 想当初世子爷还在襁褓时便是她抱在怀里的,如今世子爷大了可以做她的靠山了, 只要她拿捏的好, 提醒世子爷自己的忠心,世子爷总会看在经年的情分上, 给他几分脸面的,程妈妈迟疑:“这事是夫人在拿主意,老奴前些日子提醒夫人要给主子举办忌辰,恐得罪了夫人,就怕夫人到时候记恨我,不让我当这个管事。”

    容恒眉头紧蹙,他下意识觉得宋朝夕不是那种人,再说程妈妈一个下人妄议国公府的女主子,总是不好的,他母亲虽然也是主子,毕竟去了那么多年,宋朝夕是正大光明嫁进来的,她没有一点错,妄自非议对她不公。可他又不能责怪程妈妈,毕竟程妈妈是在维护他的母亲。

    “母亲她不是那种人,你且好好办事就是,若你有那个能耐,母亲必然会用你的。”

    程妈妈有些急,一副为他考虑的模样,“世子爷,话不是这样说,夫人是续弦,必定会忌惮前头的人,老奴是您母亲的陪房,在她眼里就是眼中钉,她如何能真的用老奴?还请世子爷替老奴说几句好话。”

    容恒并不想答应,他已经有意避开她了,除了那次一起用膳他与宋朝夕都已经很久没见过,贸然为了程妈妈去求人像什么话!

    “不必再说,若没别的事便先下去吧。”容恒语气淡淡的,仿佛手中的书卷有多吸引人,一刻都不舍得离开。

    程妈妈欲言又止,想到这事还没定,也不用太着急,便笑道:“世子爷,世子夫人一直未曾有孕,按理说我一个奴才是不该说这个话的,但夫人去的早,老奴看着世子爷长大,不得不托大说一句,自古以来,男人三妻四妾是天经地义的,世子夫人也太不成样子,竟然把世子爷拒之门外!她能做的出那等事,世子爷您也不能轻绕了她,这女人啊还是得治,不然性子可就翻天了,您不如把素心给收了,让素心早日给您生个孩子,稳固您的世子位置,否则,若国公夫人生个伶俐的孩子出来,难保国公爷不会偏疼,届时您的世子位置可就不保了!”

    容恒猛地看向她,只觉得此言极其荒唐!他自出生以来,无论大房三房有几个孩子,二房便只有他这么一个,别人家嫡子得防着庶子过于耀眼,他的友人也免不得跟家中庶兄弟起争端,在学业上一家的嫡庶兄弟之间也会有争抢,只有他,从小到大便没经历过这些,府中容彦和他一般大,可他们没有可争的,他自小便是世子爷,是这府里的头一份,将来是要袭爵的,父亲十多年没有续弦,他理所当然地认为,他的世子位置不会有变动,现在程妈妈竟然说出这种话来,莫非他真如此昏聩无用,竟让程妈妈一个下人都担心他这位子坐不稳?

    容恒面色并不好看,他放下书卷,不悦道:“程妈妈,此等话以后不必再说了,我是世子爷,只要我不犯错,我这位置便不会有任何变动,父亲不是你想象的那般昏聩,他自然知道怎么做。”

    程妈妈心里着急,觉得世子爷真是太天真了!虽则宋朝夕是个继室,她也有意提醒宋朝夕认清身份,可宋朝夕年轻貌美,身段风流,到了床上再耍些狐媚手段,国公爷哪禁得起她那诱惑?这世间的男人到了床上耳根子都软!无一例外!

    容恒又道:“素心是世子夫人的表妹,我又怎可与她有往来?程妈妈莫非是糊涂了!素心还未出阁,背后议论闺阁女子实在不妥,到底是谁在程妈妈面前嚼舌根子!”

    程妈妈一愣,府中都是这样传的,“世子爷您没有姨娘通房,这不成体统!以您的身份怎么也得抬一个,若不喜欢素心,不如就收个丫鬟吧?我瞧着世子夫人身子不好,恐怕难以生养,您是国公府世子,怎么可能只她一个女人!”

    容恒并不排斥收通房和抬姨娘,国公府家风甚严,却也不是不许,只要别在外头养外室,闹出些难看让祖宗蒙羞的事,这事一向都是自己拿主意。但他心里暂时容不下别人,也不想被这种事烦心,再说父亲比他先成亲都没有抬姨娘通房,难道他就不如父亲吗?他若是抬了别人,宋朝夕会更瞧不起他吧?毕竟当初他可是非宋朝颜不可,还昏头一样要宋朝夕的心头血。

    程妈妈又劝了几句,说通房姨娘少不了,家家户户都是这样,男人哪能守着一个女人,若真这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