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文择 > 游戏小说 > 赌石之王 > 第2章
    百文择【www.mengzeda.cn】

    第2章

    我来到了瑞城最大的赌石市场姐告。

    我爸生意之余,去的最多的店铺就是姐告的富贵坊。

    大概是图个名字吉利。

    赌石店铺人很多,人头攒动,也乌烟瘴气的。

    那种汗味夹杂着金钱的味道,让人感觉有点窒息。

    我爸跟赌石打了一辈子交道,可惜,我少不更事,没跟他学到多少精髓,只是了解了一些皮毛。

    我只能来搏一搏。

    我看着货架上的石头。

    赌石有很多讲究跟经验。

    赌石先赌场口,翡翠国出产的翡翠有八大场口。

    没种场口出产的翡翠都不相同,有专门以出种水闻名的,有专门以出高色闻名的。

    只有懂场口,才算是真正的进了赌石圈。

    我转了很久,看的越多,就越失望。

    从皮壳看,不是种嫩,就是多裂。

    根本没有值得赌的石头。

    我内心很绝望,昆城这边过来的石头,大多数都是三手货了,等于是垃圾堆里又筛选了一遍才到昆城的。

    我想要看高级的货。

    可是看到那些开窗的半赌料摆着的价格,我望而却步。

    几乎都是几万十几万的,不是我现在能玩的起的。

    我内心的那种绝望,我让感觉人生彻底崩塌了,我觉得好难啊,那种难,像是已经站在悬崖边再也爬不上来的感觉。

    窒息感压的我喘不过来气。

    “凌姐,开窗不是很理想,只有切了。”

    我听到有人要切石头,本能的朝着那边看了一眼。

    在切割机旁边站着一个妖艳的女人,一头乌黑的长发齐腰,黑色短裙上披着一件玫瑰红的披肩,身上的香水味很刺鼻,你一闻到那味道,就能感觉到这个女人不是个好惹的女人。

    而她长的也像是那股香水一样,妖艳中带着刺,看着,就觉得扎手

    这个女人手里捧着石头,他的脸阴沉的像是一具在水里面泡了月吧的尸体一样。

    眼角一条细长的刀疤到脸颊,这个女人丝毫不掩饰自己的缺陷。

    烟疤在手臂上点的到处都是。

    这种女人一看就知道是社会人,而且还是混的特别好的那种。

    我看着他手上的石头,那块石头我一看就觉得好。

    皮壳是白盐沙,从皮壳的细腻的程度,我判断应该是木那厂区的料子。

    木那厂区的料子专门以出高种水高色闻名。

    而且,他手里捧着的料子,有一条五厘米左右的凸起,在赌石圈,这种凸起叫做蟒带。

    有蟒必有色。

    但是可惜,他看不懂赌石,左看右看,就是没有把注意力放在那条蟒带上。

    他说“给我对切吧。”

    我听到他要对切,就觉得十分心疼,这种赌石,应该很贵,至少上万,他这么一对切,很有可能就把色带给切断了。

    即便切出来色,也不可能打成饰品。

    我想赌一把,我知道这种人不好惹。

    但是我不赌不行了,这里的垃圾料子真的淘不到好货。

    我咬着牙走过去,我很少跟这种混混打交道。

    我说“这料子不能这么切,必垮。”

    听到我说话,周围的人都看了我一眼,觉得我有点多管闲事了。

    那个女人身边五大三粗的人想把我推出去。

    但是那个女人却拦住了他的收下,她问我“懂规矩吗?”

    他的声音是那种很沉,很粗的声音,带着点沙哑,听着就觉得有点吓人。

    我点头,我说“上切下不议。”

    她说“知道还废话?”

    她很严厉,从语气就能判断,他不是个好相处的人。

    如果我聪明的,就应该趁早滚蛋。

    但是我得赌啊,我得让我爸回来啊,我得为他拼一次。

    我说“就是觉得可惜,如果按照我说的切,一定涨。”

    那个女人看着我,眼神像是毒蛇一样,总是能看的人心发慌。

    他伸出手,跟我说“行里人都叫我凌姐,凌迟处死的凌,我不管你有没有听过我的名字,但是我告诉你,赌桌上的规矩,输不起,剁掉手指头抵债,你来惹我,就要做好心理准备,你说怎么切,赢了,我交你这个朋友,输了,你交你一根手指头。”

    她的话阴狠而毒辣,我早就知道他不好惹,但是我必须得惹她,我得把我爸接回来。

    我看着他的手下,没有一个人的手指是完整的,他们都能被切掉几个手指,我切了一个又算什么呢?

    我咬着牙,我说“行,但是我有个条件。”

    凌姐说“讲。”

    我舔着嘴唇,我说“我要入股。”

    他点头,问我“这块石头5万拿下的,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