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文择 > 游戏小说 > 赌石之王 > 第17章
    百文择【www.mengzeda.cn】

    第17章

    龙叔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

    他指着我说“你有种,女儿没白保你,把我那块原石给我拿过来,让这小子给我好好看看,要是胡咧咧赌输了,我亲自剁掉他的手。”

    凌姐腾的一下站起来了,她爆发出来的力量之大,让我有些诧异。

    凌姐说“干爹,那如果他赢了呢?”

    龙叔看了一眼施虎,他说“他要是赢了,有些人就得管管自己的脾气了。”

    施虎脸色立马变得难看起来,他瞪着我,一脸的不屑。

    他说“凌姐,赌石圈咱们都懂,没个几十年的经验,谁敢说自己懂赌石?他老子会玩石头,不代表他会玩,哼,他死定了。”

    凌姐看着我,她说“放心干,后面凌姐给你顶着,输赢赌他一片天出来。”

    凌姐没有骂我,没有说任何丧气话,她这个女人,总是充满了魅力,她知道这个时候再说任何丧气埋怨的话都是没用的。

    我点了点头,我心里前所未有的充满斗志,我想要赢,前所未有的想要赢。

    我更知道这次输赢代表什么。

    这是一场只能赢不能输的仗。

    我们等了一会,那个独眼龙就抱着一块原石过来了。

    我看着独眼龙把原石放在桌子上,龙叔很宝贵的用摩挲着原石。

    料子是蒙头料子,没有任何开窗,乍看起来不起眼,但是我越看越心惊,这料子,是块好料子啊。

    料子典型的白盐沙,皮壳沙发有力非常紧,那些细小的颗粒感,像是一颗颗盐粒结晶一样。

    龙叔拿着水杯在料子上倒了一杯水,笑着问我“都说,赌石先赌厂,看的出来,什么场口吗?”

    我知道龙叔在考我,赌石看场口,是最重要的一点,每个厂区出产的翡翠都不同,每个厂区都有每个厂区的特点。

    你如果连赌石的厂区都分不清,你何谈去赌石呢?

    这块料子看上去很像是莫西沙厂区的老坑白盐沙,但是沙粒不对,莫西沙厂区的白盐沙颗粒感一般都比较粗犷,但是这块料子的盐沙很细。

    所以绝对不是莫西沙的料子。

    我说“老坑木那白盐沙。”

    听到我的话,龙叔有些意外,他笑着说“哟,可以嘛,你小子懂的不少,很多老行家见到这块料子,都跟我说是老坑莫西沙,你一口就咬定是老坑木那,有点眼力。”

    龙叔的话,让我松了口气,如果我连厂区都没分清楚,那么也不用赌了,我的手,就得交代在这了。

    施虎立马说“龙叔,他瞎蒙的,他懂什么赌石啊?说对了场口算的了什么呢?你得赌赢了料子,才算是赢,说那么多废话,有什么屁用?”

    施虎的话,让我很不爽,我说“管你什么事?”

    施虎立马指着我要揍我,但是龙叔冷着脸问我“施虎,怎么,我谈事情,需要你指手画脚的吗?”

    施虎立马低下头,说“干爹,我就是教训教训他,让他别得意。”

    龙叔“行了,少废话,年轻人,这块石头,我花了很多钱买到手的,价值100万,我对他的期望很大,我这个人,做生意一向是沉稳,在边贸风情街,从来没亏过,今天,我拿这块石头出来帮你们调解这件事,输赢,很重要,输,你扛,赢,我把这件事抹掉,这块料子好是好,但是,我无从下手,不敢切,你说你会赌石,你说,怎么切,有个什么结果。”

    凌姐立马说“神仙难断寸玉,干爹,你这是在为难他。”

    施虎立马不爽地说“噢,他说我那块石头垮,就一定垮,那为什么要他说这块石头输赢,就是为难呢?凌姐,你就是看我施虎不爽,联合这小子来搞我的是吧?”

    凌姐眯起眼睛,脸色变得狠辣起来,但是她没有发脾气,而是看着我,眼神里充满了担忧。

    我深吸一口气,我知道这块石头输赢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凌姐的面子,意味着我的手是否能留下来,意味着能不能狠狠的给施虎一个教训。

    我什么都没说,而是看料子,龙叔很配合的拿出来一把手电给我。

    我说“谢谢。”

    他挥挥手,我拿着手电看料子。

    白盐沙的料子,没什么其他的表现,就是皮壳沙发有理,灯下起荧光,我可以判定,种水冰以上。

    因为只有种水细腻,晶体颗粒饱满紧凑,他才会形成光线反射,荧光感越强,种水越好。

    而且料子脱沙,这些表现足以证明料子种水好。

    但是赌石的人,都力求出色,一色贵十倍。

    我还是想看看料子有没有色的表现。

    但是可惜,料子的皮壳很厚,灯下看不出来又绿色,倒是有点点春色。

    所谓的春色,是形容紫罗兰的。

    桃花春,顾名思义就是其色如桃花,紫中带红,犹如少女的脸蛋一般。

    这块料子赌性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